何以笙箫默小说 > 阴美人 > 第四百零九章轮回(七殿番外篇)

第四百零九章轮回(七殿番外篇)

    “我们,还会相见吗?”

    我浑浊的目光,没有了光芒,已经有些看不清他的模样了。

    “我还有好多好多话想要跟你说,还有很多很多的愿望和想法没有实现,我们……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还没有走。”

    “下辈子吧。我把这些话都留着,来生……我会一一告诉你,我们,要把今生没有走完的路,继续走下去……下辈子,下下辈子……一直一直的走下去。”

    说着说着,眼泪又情不自禁的落了,突然发现自己变的这么爱哭了。

    “泠修崖,你说……下辈子。我们……还能再见吗?”我低喃着,心里的不舍再这一刻全都涌现了出来。

    “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即便上穷碧落下黄泉,天涯海角……我都会找到你。”泠修崖依然柔和,只是那笑容透露出了无尽悲凉,那声音蕴含了沙哑,笑容里带着坚决,带着执着,带着不悔。

    “我就知道,肯定会相见的。我以为,我们也要走那座冥桥,如果要喝那晚孟婆汤,我一定不喝,知道为什么吗?”我低喃,一边笑却又一边在落泪,“因为,我怕……下辈子就不记得你了。”

    “来世,我一定不会忘了你。一定不会忘的……”我轻声呢喃,对着里内心坚定不移的诉说。

    “烟儿,我们今生来做一个约定吧。”泠修崖垂首微笑,道,“来世,你等着我……不管我们相隔多远,一年,十年,百年……不管需要多久,我都会去找你。”

    “好啊!我希望,你不会失约。因为无论需要多久,我都等……一直一直等下去。下辈子不够,就下下辈子……”我微笑,却泪眼婆娑,“不管天涯海角,你只要知道,在世界的某一个地方,有一个人……一直都会等着你。”

    此时,我的脸上却突然感觉有一滴水珠滴在了我的脸颊,我仰头望着泠修崖,发现了他下巴有了一条浅浅的泪痕。

    他……哭了。

    “傻瓜,不要哭……”我艰难的伸手,缓缓地抬起,摸到了他冰冷没有温度的脸。

    泠修崖全身一震,低头中,我睫毛轻颤,睁开了眼望向他。

    那双眸内,蕴含了数千年依旧的温柔,还有那让人心疼的怜惜。

    只是在我仰头的时候,我看到了这片天地偶尔飘落了白色的棉絮,落在了泠修崖青衫上,渐渐地消失了。

    “下雪了!”我呢喃,在说完时,忽然发现天地间飘落气更多的白色雪花,从我们四周坠落,那雪白的花坠落在这片阴暗的天地。

    让的本不该出现的雪,在这一刻竟然降临在了这里。

    “原来,冥界……有雪。”我轻轻的叹息,这雪的坠落,这白色的雪花,却透出了一股无形的悲凉,这悲凉随着雪花飘荡。

    冥海海岸山石上,花颜月眼里有了闪烁,这片天地雪花降临的那一刻,他的浑身都有了颤抖,他站起身,伸出了右手,一朵柔软的雪花落在了他的掌心,不过随后慢慢地融化了。

    他望着天空,似看到了远方,风雪里,山灵一个人走在雪地上,渐渐远去。

    “灵儿,是你吗?”

    他的神色,有了恍惚,迷茫中,他从腰间取出了已经太久太久没有取出的骨埙,这骨埙的曲子,他这一生只为一生而奏。

    此刻,他却放在了唇间,吹奏了起来。

    那曲子融入了天地飘落的雪花里,就像一个迷失在黑暗的孤魂,被一双温柔的手悲悯地抚摸著。

    颤颤的骨埙音,如饮泣诉的笛声,绘出一个灵魂无形的伤口,如同感受著一场令人落泪的断情殇。

    那种两两相望而不可及的思念和悲痛锋如刀刃,割在心上,泪水倾泻而出,难以遏止。

    那曲音随着风雪,飘向了冥海尽头,飘向了彼岸,飘向了山海,飘向冥界各个角落。

    所有人听到后,都感受到了那股难以言喻的悲凉和心伤。

    那风雪里飘荡忽远忽近的曲音,好似融入了这些雪花里,坠落的不是美丽的白,而是孤寂的伤。

    我眼里看着天空飘落的雪花,感受到天地间散发出的孤独,“我希望,这一切都是一场梦。等转世苏醒时,这场梦醒了……睁眼的时候,就能看到你了。”

    “一定。”泠修崖坚定开口。

    他右手抬起,用尽最后一丝残存在体力的修为,右手一挥,一块山石脱落,山石旋转,边角抹去,最终化作了一个石碑。

    他在石碑上抬起隔空轻刻一行字。

    “泠修崖,古小烟之墓。”

    这石碑落在了轮回崖,矗立在了轮回崖的中央位置,极为耀眼。

    一场阴宴,你我相遇。

    九岁之劫,鬼棺村外,一句女人,从此约了三生。

    阴城之外,宿主降临,你挡住在我身前的背影,从此映入我心里,永世难忘。

    魔族之域,在我生命垂危绝望时,你抛弃整个冥族,毅然决然踏天而来时的愤怒,让我心动。

    “你生,我生,你死,我死!”泠修崖轻声说道。

    我睁开双眼,双目带着浑浊,可这一刻,哪怕再浑浊,也有凝望。

    我看着泠修崖,看着墓碑,看到了他的果断,看到了墓碑上的悲伤。

    你生,我生,你死,我死!

    在我低喃完后,泠修崖最终垂首与我对视,这一眼,仿佛是要把彼此都印入灵魂,他露出了绅士而风雅的微笑。

    如最初时那般柔和。

    我,也笑了。

    泠修崖抬起脚步,踏入了悬崖,没有犹豫,一脚落下,我们没有放手。

    那隔空的呼啸在耳边的声音,也阻隔不了他低喃柔和的话语。

    “来世,再见!”

    “泠修崖……保重……你生,我生……你死,我死……未来某一天,我转世苏醒时,你要在……若你不在,我愿永生永世,沉沦不醒。”我喃喃,双眸内的光芒,渐渐暗淡。

    最终,我闭上了双眼,眼角滑落的泪花,被坠落而上的风……吹散了。

    风飘飘,雪遥遥。

    梦中不知岁已老,朦胧人间谁登高。

    夜渺渺,烟袅袅。

    是非真假一座桥,轮回几多一人少。

    

    http://www.yetianlian.com/yt49126/2637835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etianlian.com。何以笙箫默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yetianl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