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笙箫默小说 > 漫游在影视世界 > 第八百五十章 敢忘就阉了你

第八百五十章 敢忘就阉了你

    “这个……给你。”

    吴婷婷手里拿着一条吊坠,吊坠下面是枚玉牌,上面隐约可见观音菩萨的轮廓。

    “这是我在卧佛寺给你求的玉牌。”

    “你这么晚来就是为了送这个?”林跃笑着说道:“没想到你还挺迷信的。”

    吴婷婷没有说话,自从白峰死后,她就信了,因为上初中的时候天桥底下会算命的瞎子说她情路坎坷,想要得到美满的婚姻需要付出比普通人更多的努力。

    “明天就是高考了,希望它能保佑你取得好成绩。”

    “谢谢。”

    林跃把吊坠接在手里,当着她的面戴到脖子上。

    “有一个问题压在我心里很久了。”

    “什么问题。”

    吴婷婷往前走了一步,盯着他的眼睛说道:“去年你到门头房画壁画的时候,中途出去买颜料,我在房间里呆得无聊,就……就翻了一下你的背包,看到里面装着一封都是英文的信件。你知道的,虽然我没考上高中,但是初中英语成绩还可以。”

    “……”

    很明显,吴婷婷看到了斯坦福大学莱德教授的来信。

    “你会出国吗?”

    “不会。”

    “真的?”

    林跃斩钉截铁地道:“不会,不会,不会。”

    他连说三遍。

    这时吴婷婷做了一个让他意外的动作,凑过来在他的侧脸亲了一下,完了慢慢地退开两步,迎着他愕然的目光转过身去,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等你考上心仪的大学,我就把你介绍给老唐他们认识。”

    啥意思?

    吴婷婷已经不顾及这么做会让陈寻恼羞成怒了。

    “心仪的大学,怎么才算心仪的大学呢?”林跃看着她的背影摇了摇头,不过她能走出白峰的阴影,学着接受别人,这一点是很好的。

    这妞儿!

    去了斯坦福大学,他还怎么刷支线任务呀?

    林跃退回屋里,轻轻地关上房门。

    ……

    高考日。

    考生们都在埋头做题,只有林跃在数枝头的麻雀。

    监考老师盯着他看了很久,似乎觉得他有作弊倾向,偶尔还会示意后门坐的搭档过去看两眼,直至发现他在装订线外写的名字,俩人靠在一起叽叽咕咕说了几句,讲台站得老师脸色变了,似乎意识到这个名字对于实验一中意味着什么。

    数学,语文,英语,然后是理综。

    当理综试卷的题目做到一半的时候,林跃把笔放下,深吸一口气,往旁边一偏,噗通,倒在中间过道。

    ……

    一个半小时后,学校医务室。

    大马猴看到了病床上躺着的林跃:“怎么会这样?”

    “今天中午吃坏了肚子。”

    “早不吃坏肚子晚不吃坏肚子,偏偏在这时候吃坏肚子,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大马猴又气又急还很无奈。

    “老师,对不起。”

    “你没有对不起我,你是对不起你自己。”大马猴背着手在病床前面来回走动:“学校要保送你上北大,还发扬风格坚辞不受,说什么二班的陈彤彤比你更需要它。是,你的成绩是很好,从以往的表现看清华北大是没有问题的,可是现在……现在你知道了吧?世界上的任何事都存在不确定性。”

    “我觉得就算理综卷没做完,要报清华北大也是有希望的。”

    “你确定?”

    林跃不想大马猴为他的事情难过,笑着说道:“你忘了,就算成绩不理想,我还有出国留学这条路能走,而且是斯坦福大学呢。”

    大马猴听他这么讲,脸色变得好看了不少,觉得这也不失为一件好事,毕竟清华北大和斯坦福大学比起来,差距不是一星半点。

    “俗话说人往高处走,你倒好。要我说,这是老天爷都看不过去了,逼着你选更好的学校。”

    “老师,这件事暂时不要告诉翟老师可以吗?我怕她的身体受不了。”

    “你这孩子……唉。行行行,我知道了。”

    大马猴倒背双手走了。

    ……

    那边考完试,林嘉茉在校园里转了一大圈才找到林跃。

    “你考得怎么样?”她看起来发挥不错,说话都带着一丝兴奋。

    “还行。”

    林嘉茉往前小跳一步,看着他的脸说道:“不要忘记你答应我的事。”

    “我答应你什么了?”

    “在北大等我呀。”

    林跃说道:“你不说我还真忘了。”

    林嘉茉咬牙切齿道:“你要敢忘。”

    她用手做了一个磨刀的动作:“我就阉了你。”

    “肉夹馍,你这样会把男生吓到的,变态呀。”

    “哼!”

    俩人对话的时候,赵烨从教室里出来,抻着双手一副高考完了可以尽情撒欢儿的表情,可是看到林嘉茉围在林跃身边像个麻雀叽叽喳喳的样子,身上那点儿轻松劲儿全没了。

    “怎么了?考得不好?”乔燃在后面拍了他一下。

    “最后那个大题太难做了,你考得怎么样?”

    “一般,就那样吧。”

    俩人正说着,赵烨碰碰乔燃的胳膊,指指走廊尽头,只见方茴从后面拐过来,陈寻在一边焦躁地说着什么,她闷头往前走了一段,看到前面的乔燃和赵烨,强笑着挥了挥手。

    “方茴,考得怎么样?”乔燃远远地问了一句。

    “我……不知道,我很担心。”

    “放心吧,你没问题的。”

    方茴点点头,没有多解释什么,她是带病考试的,发挥肯定会受影响,不过这件事只有陈寻知道。

    “对了,林跃和嘉茉呢?”

    “刚才还看到他们俩人往那边去了。”乔燃指着俩人消失的方向说道。

    “也不知道他们考得怎么样了,还有何莎,央美那边的题会不会比往年难呀。”

    “考都考完了,再说这个有什么用。”赵烨一听这个就烦躁:“要我说,现在要做的就是回家好好睡一觉,明天去吃一顿好的。”

    “对。”乔燃看了后面默不作声的陈寻一眼:“散伙饭得好好合计一下在哪里吃。”

    “林跃的意思是给所有老师发邀请,有时间的就来,没时间的也不强求。”

    “都发?”赵烨咧着嘴道:“翟老师也发吗?”

    乔燃说道:“赵烨,翟老师身体那个样子都要坚持带我们完成学业,我们应该好好谢谢她的。”

    赵烨不说话了。

    乔燃说道:“好,那咱们就这么说定了,我明天挨个儿给他们打电话,今天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

    “曾经少年爱追梦,一心只想往前飞。”

    “行遍千山和万水,一路走来不能回。”

    “暮然回首情已远,身不由己在天边。”

    “才明白爱恨情仇,最伤最痛是后悔。”

    大厅里传来赵烨五音不全,却忘我陶醉的歌声。

    单间最里面的座位上坐着翟敏丽,她旁边是语文老师李静,右边是历史老师,再往那边是徐建勋,然后是林跃、林嘉茉、方茴、乔燃、何莎、蒋小璇。

    翟敏丽推开李静的手:“啤酒嘛,喝一杯没事的。”

    说完端起酒杯,看着林跃几人说道:“我呢,平时总是一脸严肃的样子,爱训人,脾气上来还喜欢罚站叫家长,所以很多学生怕我,其实老师也不喜欢这样,但是有些时候,这么做比讲道理更直接有效,我相信以后你们走上社会就会明白了。好在这是我带的最后一届高三,你们脱离苦海了,你们的学弟学妹也脱离苦海了,起码不用面对我这张更年期老脸。”

    得亏赵烨没在这里,如果在这里,听到后面他得咬到自己的舌头,因为“更年期老脸”这五个字就是从他嘴里传出去的。

    乔燃想要说点什么,翟敏丽压了压手掌,示意让她把话说完。

    “还有呢,我想谢谢一个人。”她看向林跃:“如果去年没有你的提醒,或许我现在已经躺在病房等死,而不是欣慰地看你们顺利毕业了。你呢,成熟起来,是全班最成熟的一个,调皮起来也是最难约束的一个,不过有一件事我很确定,你是这个班级里我最放心的那一个,希望在以后的日子里你能记得同窗苦读的朋友们,在以后的生活中能够互相扶持,友谊长存。来吧,一起干了这杯酒,也不负咱们师生一场。”

    “干了。”李静带着大家站起来。

    众人把杯子里的酒饮下。

    翟敏丽喘了口气道:“好了,该说的也说了,该敬的也敬了,该把时间还给你们年轻人了,我要一直坐在这儿,大家会放不开,而且我也累了,就先走一步了。”

    翟敏丽放下酒杯,拿起搭在身后椅子上的外套,起身往外面走去。

    考虑到她的身体情况,林跃等人都没出言挽留,就一起把她送到门外,拦下一辆出租车。

    历史老师同样和小年轻聊不到一块儿去,也跟着翟敏丽一起走了。

    几人回去后又喝了一巡,赵烨和张回然跑进来拉众人出去玩真心话大冒险,林嘉茉跟何莎兴致很高,一来二去喝了不少的徐建勋也跟了出去。

    玩这玩意儿……林跃自然是能躲就躲,能推就推,因为他的秘密太多了,说真话能把大家吓死。

    “不行了,不行了,刚才送翟老师的时候被风一吹,上头了,有点晕。你们先去玩儿,我先歇一会儿,醒下酒。”他一屁股坐了回去。

    何莎想留下来照顾他,结果给蒋小璇连拖带拽弄走了。

    李静本来是要出去唱歌的,因为侯珍点了一个双人对唱曲目,让林跃意外的是,她到门口转了一圈又回来了,拿起后面柜子上的暖水瓶往茶壶里倒满水,完事倒了一杯热茶推过来。

    “喝杯茶解解酒吧。”

    林跃没有说话,装出已经断片的样子。

    李静在他旁边坐下:“别装了,我知道你没喝醉。”

    这妞儿……眼睛很毒呀。

    

    http://www.yetianlian.com/yt50202/209294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etianlian.com。何以笙箫默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yetianl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