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笙箫默小说 > 回档少年时 > 第三十五章 为你红了脸

第三十五章 为你红了脸

    星期六那天的一大清早,王小凯就在宿舍里开始梳妆打扮,喷香水抹头油,搞了个周润发式的大背头,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浓浓的骚味儿,不过呢,照镜子的时候,王小凯自我感觉相当的良好,他觉得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鼻毛有点长了。

    他的鼻毛确实很长,老是伸出鼻孔,平时也不怎么爱打理,但今儿个有聚会,在美女面前实在有碍观瞻,于是王小凯在兴奋中开始找剪刀剪掉鼻毛,但偌大的一个宿舍,甚至整个楼道,都找不到一个趁手的工具可以把鼻毛收拾干净,后来他找到一把水果刀,小心翼翼的把鼻毛收拾干净。

    他可不想在这样重要的场合让女生们看到鼻孔里有一枝红杏出墙来。

    这时候张云起来了,看到王小凯那个骚包模样,他“嘿哟”了一声:“够帅的呀,怎么的,相亲去?还记得林月英不?”

    王小凯翘着二郎腿点了根张云起甩过来的芙蓉王:“张老板,别以为你是我老板就可以胡说八道啊,哥可还没到吊死一颗树上的地步呢。”

    张云起乐了:“合着你还想万花丛中过啊?”

    王小凯鼻孔朝天:“怎么滴,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灯你点,火你放,哥就不奉陪了,打个电话去。”随便扯了几句淡,张云起见田壮壮和杨伟这两头猪才从被窝里钻进来洗漱,想起了一个事,就转身去了宿舍门房打电话,打给王贵兵。

    王贵兵正好在家,接了电话。

    张云起问他龙景园罐头厂最近的情况。

    王贵兵大概说了一下,最后道:“现在职工和供货商天天都在闹,李季林天天求着我找你谈,老板,你想怎么收?”

    张云起想了想,说道:“再看看,找时机准备出手拿下整个罐头厂。”

    王贵兵楞了一下“不承包经营?”

    张云起道:“既然到了这种地步,承包还有意思?”

    “可是收购的话……资金怎么说?”

    “到时候再说。”

    挂了电话,张云起回到宿舍的时候,三朵金花已经梳妆打扮完毕,一伙儿勾肩搭背离开宿舍吃早餐。

    张云起请客,去的是米饺店,王小凯勾着张云起的肩膀说:“张老板,为啥每次叫你请客,除了你家的鱼粉,就是这地儿的米饺呀?”

    张云起推开王小凯的手臂:“好吃呗。”

    吃过了米饺,按照前头说好的,大家伙儿分头行动,张云起和王小凯哥几个负责买生日蛋糕和鲜花。

    这事儿张云起办的粗暴,直接飙的士跑到西门街找到蛋糕店和鲜花店,蛋糕挑最大最贵最好看的买,鲜花搞了个一束黄色康乃馨,16朵,象征友情和李雨菲的年龄。

    王小凯还特地让老板普通纸盒子包装起来,从外边看不出里面是什么,他说要给人家一个惊喜,不能让人提前知道。张云起倒是觉得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李雨菲这么冰雪聪明的女孩,莫名其妙的在生日那天被拉来搞聚会,大家还提着两个盒子,怎么可能猜不出来是怎么回事呢?

    不过无所谓,总归是一件高兴的事情,李雨菲看不看得出来也不是关键,关键是李雨菲高兴的起来吗?她自己不愿意搞生日庆祝,自然是有原因的,目前罐头厂处境艰难,李季林的日子好过不了,李雨菲这个做女儿的,没心情过生日很正常。

    张云起完全没有猜错。

    肖雪梅花了好些心思才把李雨菲约了出来,理由是陪她去新百货大楼溜冰。

    张云起一行人提着用纸盒包着的蛋糕和鲜花赶到市一中校门口集合时,大家伙儿都到了,足足二十号来人,大多是156班的,也有其他班的,都是肖雪梅私下联络过来的,由此可见,李雨菲在学校的人缘极好。

    李雨菲穿着一件紫色的丝绒百褶长裙,脚下踩着一双锃亮的黑色小皮靴,那头细笔软直的长发发梢上坠着一枚粉红色的hello-kitty发夹,一如既往的乖巧淑女形象,高傲中透着恬静,只是她的神情总让人感觉有点心不在焉,没有往日的乖巧活泼。

    张云起和李雨菲打了声招呼。

    情绪不是很好的李雨菲倒是对于他的出现有点意外:“难得呀,你也会和我们一起出去玩。”

    张云起道:“肖雪梅说去滑旱冰,我还没去玩过,不会,想学学。”

    李雨菲下意识的想说:“那到时候我教你滑冰”,但是见这么多人在,忍住了,说:“滑冰挺容易的,用点心很快能学会的。”

    张云起笑着说好。

    两人一边聊天,一边在肖雪梅的组织下和大家伙儿来到附近的站台,坐上拥挤的12路公交车,车厢蹒跚着过了桂园路,到了裕仙街站,把一群人吐了出来。

    裕仙街坐落在城南,距离龙景园罐头厂并不远,是江川现存最古老的一条街,湘粤古道始发地,自秦置江川县始,已历经2200多年的沧桑,然而,如此厚重的历史渊源并没有得到妥善的保护,街道两边脏乱差,当然,也可以说是充满人间烟火,蔬菜摊、水果摊、肉类熟食乃至衣帽鞋子应有尽有,有的卖诸如酱色五花肘子的玻璃柜上写着“国营”字样,让人看了蛮放心的。女孩子们见了小工艺品小头饰的摊位,会忍不住停下来看看,换是沿海,摊主都会主动拉生意,这里可不,每个摊主都跟大爷似的,拿眼睛斜你,爱买不买,你敢讨价还价就趁机讽刺你几句。

    总之,这些老大爷们一个个横的像萨达姆,江川人的那股子咸淡气在他们身上得到最好体现。说句老实话,张云起对这条街道蛮有感情的,好像到了小时候去过的某条街道,实际上从未涉足。

    在裕仙街稍作逗留,一行人穿了过去,来到云海路后,直奔新百货大楼,新百货大楼是江川小年轻们最爱游逛的购物休闲场所,三楼以上为餐饮娱乐区,这里设施齐全,其中旱冰场、歌舞厅和保龄球馆是年轻人的最爱。

    歌舞厅和保龄球馆不大适合高中生玩,主要是贵的离谱,滑旱冰这项运动在学生当中倒是非常流行,消费也能够承受得起,在紧张枯燥的学习之余,同学朋友相约滑旱冰在那个年代是贼鸡儿时尚的事情,所以肖雪梅想着给李雨菲过生日,顺带来这儿玩玩放松一下也挺好的。

    旱冰场刚开门不久,还没几个人。

    肖雪梅推着李雨菲,让她和大家先进去找服务员要旱冰鞋,服务员会点人数算账。

    李雨菲进门的时候,扭头望了眼正在前台的张云起,迟疑了一下,才进去。

    张云起正在前台买票,他想着既然要给李雨菲过生日,到时候旱冰场人多眼杂搞起来不是很方便,就对老板说道:“我这有二十多个人,要包场,等下不要放人进来。”

    老板瞧了张云起一眼:“包场?这里很贵的。”

    张云起从兜里拿了三张老人头,放在柜台上:“够吗?”

    老板扫了眼柜台上的钱,立马说道:“够够!不过稍等,老板,场子里边还有四个滑旱冰的,我补点钱把他们请出去,立马清场。”

    张云起摆手说:“算了,多几个人也没什么关系,只是待会儿我有个同学要过生日,还得麻烦老板你配合一下,就是简单的搞个惊喜吧,具体的安排,等会儿我这边会有个女同学过来找你沟通。”

    老板说:“没问题,包你满意。”

    谈好之后,张云起转身来到旱冰内场入口,入口就剩下提着那两个纸盒的肖雪梅一个人,他对肖雪梅说:“票已经买好了,你过去和这里的老板沟通一下,确定一下生日的事情怎么搞,我先进去滑冰了。”

    肖雪梅立马问:“买票花了多少钱?给我先记下账,到时候大家平摊后还你。”

    “这个回头再说,你先去把生日的事情安排好。”张云起摆着手进了旱冰场里间。

    里间是一个占地面积足有400平米的大厅,四面墙壁的窗户都被黑色厚布封住,五颜六色的灯光满天飞舞,在人脸上打出一个个游弋的光斑,空旷的大厅内回荡的的士高张云起好多年没听过了,虽然有一种老旧的感觉,也记不起歌名,但格外亲切,让他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当年他在中专的时候滑旱冰也算是一把高手,倒划、劈叉各种花式动作信手拈来,但那毕竟是快二十年前的光辉历史了,现在生疏的很,他这么一个老炮儿,坐在九零年代的旱冰场里,听着土嗨土嗨的的士高,闻着混杂着花露水味、烟草味以及汗脚的臭气,看着小年轻们凭借着一双四轮滚轴溜冰鞋驰骋江湖,耍酷、炫技、撩妹、碰撞......也只能在记忆里“情怀杀”一下,重温那个时代近乎狂热的青春印记。

    二十多号男男女女同学都已经上了场,王小凯和杨伟是常年浪迹溜冰场的老鸟,玩的贼鸡儿溜,潇洒自如地在场内追逐、嬉戏,不失时机地展示着一些高难度的动作,或者手拉手变换出不同的队形,在其他同学的一片惊呼声和崇拜的目光中,那个年龄段特有的虚荣心似乎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溜冰场是那年代的约炮胜地,男生最喜欢借溜冰的机会牵女生的手。王小凯胆儿肥,溜了一会儿,就开始靠近余青青,然后加速,超越的时候,顺其自然的牵着人家小姑娘的手玩起了倒滑,余青青也不抗拒,那张像红苹果一样的脸庞带着笑。

    在这种地方,仿佛所有的肌肤之亲都会变得合情合理,暗合着早恋的羞涩,年轻的身体飞溅着青春的荷尔蒙。

    年轻就是他妈的好呀。张云起穿起旱冰鞋,只是站都站不太稳,二十多年前的功力差不多全没了,就是一纯菜鸟。他系好鞋带,扶着栏杆慢慢滑进场内。其实除了那几个老司机,场内不会溜冰的新手小菜鸟占多数,他们和张云起一样,踉踉跄跄扶着场边的栏杆,望着场中心绕圈呼啸的人群,一边羡慕崇拜,一边看美女流口水,一边独自体会着被屁股嘲弄般的疼痛。

    毫无疑问,李雨菲是全场焦点的所在。

    这个女孩高挑妙曼的身姿吸引了绝大多数人的注意力,她穿了一件紫色丝绒百褶长裙,滑动的时候,修长的小腿线条柔美,轻盈得如同一只紫色的凤尾蝶,但没有那个男生有勇气去牵她的手,而站在栏杆边上打摆子的张云起也百无聊赖的欣赏起了这个女孩。

    这个女孩算是他前世少年人生当中的一个印记吧。这很狗血,但没办法,人是很容易对美好的东西念念不忘的,就算明知道永远得不到,也会放在心里反复的想。

    当然,说起来也挺可笑,当初他一个农家穷小子第一次进城省亲,在罐头厂遇见李雨菲的时候,是真他妈惊为天人,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女孩,粉雕玉刻,像瓷娃娃,不过他也从来没有跟人家说过话,穷人家的孩子的自卑吧,每次遇见,也是远远地看着,并没有勇气靠近。

    想着这些曾经的二逼事,张云起点了一根寂寞的香烟,抽烟的时候,他发现李雨菲每次经过他附近的时候,都会回头看他,好像想跟他说什么。

    张云起不知道她想说什么,总之不会是罐头厂的事,也不会是抽烟有害身体健康,不过出来玩玩,张云起明显感觉她的情绪似乎晴朗了不少。

    这样挺好。

    “站在旁边干嘛呀?你不会滑冰?”

    这时候一个女孩滑到张云起面前,她穿着一件白色连帽衫,下身是黑色紧身裤,扎着马尾辫,模样俏皮可爱,是156班的同学,叫林雪晴,也是一个小圈子的,天天课间搁一块儿聊天扯淡,关系挺好。

    张云起笑着说:“好久前滑过,不太会。”

    林雪晴笑:“那我带你,要不要?”

    张云起点头:“可以呀。”

    林雪晴挺落落大方的,直接拉住张云起的手说:“你慢慢松开抓栏杆的手,身体不要用力,保持平衡。”

    这些张云起都懂,他只是生疏了。不过被一个女孩子拉着手,总觉得不大合适,真不是虚伪,他对林雪晴可没想法,也正是因为没想法,才觉得这样不合适,他也不是王小凯那种春心萌动夜夜湿裤裆的小处男,女孩子的手上辈子早摸腻了,真的一点兴趣都没有,不过人家一个小姑娘主动教他滑冰,可不能当不识好歹的白眼狼。

    张云起松开抓栏杆手后,林雪晴使力牵着他滑动,两个人一前一后沿着栏杆慢慢的在场内滑冰。

    林雪晴挺爱聊天的,一边指点他一些滑旱冰的注意事项,一边说些学校里的事情:“对了,有个问题一直想问你,那天你为什么会替花姐出头?”

    张云起笑:“为什么不呢?”

    “大多数人都会觉得没必要为了这种事情得罪班上同学吧?”

    “大多数人都觉得的事情,就一定对吗?”

    “你还挺不一样的。”

    “那是因为你没发现我正直善良热心乐于助人的一面。”

    “看来你和其他人最不一样的地方是不要脸呀。”

    张云起笑了。

    林雪晴也笑,跟银铃似的,特别清脆:“来,厚脸皮,我带你倒滑。”

    林雪晴的身体旋转过来,换了一只手牵张云起,整个人忽然轻盈的像蝴蝶一样倒着滑行起来,引得趴在场边栏杆上的牲口怪叫。

    李雨菲也看见了这一幕。

    也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林雪晴牵着张云起的手,一边滑冰一边说着什么,时不时发出欢快的笑声,脸透着微微嫣红,李雨菲心里就有些不舒服,像被一根骨头梗住了,她想起在市一中集合的时候没有对张云起说出口的话,莫名地有一点懊恼。

    林雪晴可没想到这些。

    她带着张云起滑了一会儿,就惊讶地发现这家伙居然就学会了,完全能够自己滑了:“看不出来呀,你挺有灵性的。”

    张云起只是好多年没滑过了,带着练练就找到了滑冰的感觉,他靠在栏杆上笑着说道:“还是师傅教得好嘛,请你喝饮料?乐意不?”

    林雪晴甩着马尾辫,笑的很阳光:“这么多同学,请我一个不太合适吧?”

    张云起道:“那就都请。”

    林雪晴点头说好。

    张云起滑着冰出去,在门口处叫服务员送来饮料,给大家分发,他自己也提了几瓶滑回去,路过旱冰场内中间休息区的时候,张云起看见李雨菲坐在长椅上休息,于是递了一瓶她平时喜欢喝的果汁过去问:“雨菲,要不要喝果汁?”

    “不用,谢谢。”

    李雨菲抬头看着张云起,脑海之中又冒出了刚才林雪晴牵他的手红着脸带着笑说着话的那一幕,心里面忽然有一股气冲着,脱口就说:“对了,你是不是见到一个女的就想请她喝饮料?”

    周围一些人听到这句话,都看了过来,面面相觑,王小凯和肖雪梅不在场内,不远处的林雪晴愣住了,正好经过的田壮壮也听到了这句话,没反应过来一屁股摔在地上,他鼓大着眼睛抬起三十度角看向对视的两个人,还有那只握着饮料瓶悬在半空的手。

    气氛仿佛已经凝固,只剩下的士高在空旷的场内聒噪。

    迎着张云起那双凝视过来的眼睛,也不知道为什么,李雨菲又有点心慌,然而这个高傲恬静的女孩终究没有避让,紧抿着嘴巴,赌气似的,几秒钟之后,张云起才收回目光和手里的饮料,“哦”了一声。

    李雨菲不自觉地攥紧了手指,张云起平淡的回应,让她那像浸湿了水的海绵的心脏忽然涌出一股没有办法形容的复杂情绪。

    可就在这时,满天飞舞的彩灯突然全都熄灭了,激扬嘈杂的的士高跟着戛然而止,空旷的旱冰场陷入黑暗当中,很多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一首欢快的歌曲响了起来:“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紧接着,在黑暗中,在音乐里,旱冰场入口处传来了点点光亮。

    那是十六个蜡烛组成的灯火。

    它像点缀在夜幕上的一颗颗流星,朝场中央的那个女孩移动着……

    ******

    5500字,肝了。

    明天如果没更新,后天有!

    谢谢大家一路以来的陪伴。

    顶点

    

    http://www.yetianlian.com/yt5547/120840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etianlian.com。何以笙箫默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yetianl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