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笙箫默小说 > 回档少年时 > 第三十七章 扶狂澜于即倒

第三十七章 扶狂澜于即倒

    多事之秋。

    这句话大概是罐头厂眼下最好的写照。

    其实呢,今天这场龙景园罐头厂职工的拦街闹事,张云起确实没有想到,不过他清楚一点,这场风波是他带来的蝴蝶效应,但他也很清楚,即使是没有他的干预,按照前世的脉络发展下去,罐头厂照样得凉,职工们下岗是笼子里掏大鸟,没得跑。

    听起来有点儿像风凉话的意思,事实上也就是这么回事,虽然这些职工还活在“恢复生产,重振昔日辉煌”的梦里,但现实很残酷,龙景园罐头厂已经病入膏肓,据他所了解到的,目前龙景园罐头厂的地皮、厂房、机器、商标、库存等等全部资产加起来,评估价是1100万,但如果对外公开拍卖,在那个年头,这些玩意儿是谁买谁傻逼!既然卖不出去,那就是一分钱都不值,可是欠的外债呢,银行500多万,供货商300多万。说一句资不抵债一点也不夸张,如果找不到外资接盘,罐头厂只能申请破产。

    然而国企是说破产就能破的吗?社会债务怎么解决?职工怎么安置?这些问题都是大问题!但九零年代的中国必须要完成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转型,必须要实施“一个确保、三个到位、五项改革”的方针,总而言之,还停留在计划经济时代拖了国家经济后腿的一切都要改,于是,刘欢的一首《重头再来》,把像龙景园罐头厂的这些肩负了30年光荣和辉煌历史的国企职工们敲锣打鼓送进人间,张云起还记得当年的口号:“扶上马,送一程!”

    结果?

    尝尽人间苦辣酸甜,任由自生自灭。

    直到多年以后,下岗工人融进社会,散落在已经跃居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祖国大地里颠沛沉浮,虽然媒体报道里整天鼓吹国企职工辞职做生意当老板发大财的事例,然而不得不承认的是,其中不少人成为了社会最底层的贫困者,蜗居在四五十平米的小房子里,做一份廉价的工作,挣一份刚够温饱的工资,高物价,高房价,高药价……苦不堪言!被老板剥削一遍后,又被高物价抢夺一遍,接着又要去做房奴,期盼自己有金刚不坏之身,最好是长生不老!

    歌舞升平和谐处,仿佛绕耳呜咽声。

    或许是目睹国企职工拦街闹事,张云起才想起了前世的这些事,他也不是同情什么吧。讲句不大好听的,没那资格,这个世界从来都不公平,谁他妈活的容易呢?命好的人,努力的人,爸爸不叫李麻子而叫李嘉诚的人。

    当然了,说句带私心又无情的话,龙景园罐头厂的职工拦街闹事儿,对他是有好处的,只不过这可得苦了李季林。

    李季林从面包车下来后,张云起远远地看见他穿了一件灰色的夹克,这个相貌堂堂一向注重仪表的龙景园罐头厂厂长头发凌乱,满脸愁苦,使劲拨开拥挤的人群想往里边挤,显然没有听见他女儿李雨菲叫他的声音。

    张云起其实一直觉得李季林人不错,有经营能力,可惜的是没有决策厂子命运的权力。眼下他处在停产的厂子、闹事职工、催债供货商、频加压力的区政府这四者之间的夹缝里煎熬着,日子指定好过不了,能做的事也十分有限。

    张云起见他好不容易挤进那伙职工前面,大声讲着什么,只是站得远,前边又拥堵了好多看热闹的人,听不清李季林具体说了些什么,不过看见人墙稍微有些扰动,但很快又恢复了原样,大概是因为他许诺不了什么实质性的东西。

    眼见着时间越拖越久,道路上的车辆越堵越长,车子喇叭声此起彼伏,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市民正常的工作生活秩序,周边的店铺饭店也基本上做不了生意,好些店老板干脆拉下卷闸门聚在树下边看热闹边骂娘。

    灰头土脸满脸愁容的李季林还在努力劝职工们回家,他这个决定不了罐头厂命运的厂长,像是被推出来堵枪眼的,在拥挤的人潮里挣扎着呼喊着,然后,瞬间淹没在闹事职工们震耳欲聋的讨薪口号里。

    他安抚不了闹事职工的情绪。

    他已经束手无策。

    反倒是他的出现,似乎让那群职工感觉这么一闹起了作用,引起了上面的注意,更加群情激愤,闹得更凶。

    张云起的那伙同学都还在,三三两两的站在路边上,只是没有前边嘻嘻哈哈笑着看热闹的心态,也不会像刚过来时指着某个拿着一张小板凳坐在马路中央的大爷,调侃说他一脸愤慨便秘的样子真像在拉屎,但是他们也不知道该干啥。

    李雨菲的神情还好,对本想过来安慰她的肖雪梅说没事,只是张云起发现,她垂在下面的左手一直握着的,或许用力太猛,骨节泛白。

    站在人行道两侧旁观的人也在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张云起听到前面有人说区长霍建忠来了。

    这时一辆黑色公务车从西边接近。

    因为前头开到的是一辆警车,比较打眼,张云起一眼就看到了。

    车门打开的时候,霍建忠走了下来,但他没有急着赶过去找李季林一起安抚罐头厂的职工,而是扭头对后座上的一个人说了几句话,然后点了点头。不过车门挡着的,张云起看不到里面的人,但能让霍建忠这么郑重其事的,应该是个大人物,而且市政府离这里不远,现在动静这么大,领导们不可能不清楚,也不可能无动于衷。

    看来霍建忠现在的日子不太好过。

    张云起想了想,挤开人群往旁边的电话亭走去。

    “老板,原来你也在?我找你好久了。”

    张云起侧头一看,王贵兵从左边人群中挤了过来。

    倒不觉得意外,王贵兵这么久才来倒是让他有点意外。张云起说道:“我路过,是不是李季林让你来找我?”

    王贵兵心想老板料事真准,点头说:“我也是接到李季林的电话,才知道罐头厂的职工在这边拦街闹事,李季林在电话里让我找你过来处理,他很急,说这边的情况已经惊动市里的领导,市长杨家荣也过来了,霍建忠向他汇报了联众承包有意向经营罐头厂的事情。”

    张云起纠正道:“现在是全资收购。”

    王贵兵道:“这个我明白了,我也在电话里提了,他说这些都可以谈,条件一定会让我们满意,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安抚好罐头厂职工,他们希望你以联众老板的身份出面处理这件事情,安抚罐头厂职工。”

    张云起对这件事情没兴趣:“我年纪这么小,走上去向闹事的职工吼两嗓子我要投资罐头厂,我给你们发工资,他们会信?”

    这话在理,老板毕竟年纪还小,在罐头厂职工面前的说服力怕是还没他姐张秋兰大,可是老板不出面,王贵兵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他问道:“那怎么办?”

    张云起想了想,说道:“你去吧,先找霍建忠谈谈,当然,他不是关键,既然杨市长来了,那就先把咱们的大概条件谈一下,等杨市长表态后,你再出面安抚罐头厂职工。”

    “这,这我行吗?”王贵兵手抖,他这辈子还没上过这样的场面。

    “这些闹事的罐头厂职工都是看着你长大的叔叔伯伯大姨大妈,摆不平?你现在在他们眼里的身份是联众副总经理,龙景园大院最有钱最有名的大老板。不过,安抚罐头厂职工的话别说得太满太死,防止到时候霍建忠扯皮,如果谈不下来,我们管不了这群职工的死活,而且也不会有其他人管,那这些职工的反噬会更猛烈,所以不能让霍建忠倒打一耙,把祸水往我们身上引!”

    ******

    精彩在下一章。

    谢谢大家的打赏和支持,虽然更新还是不多,但这周相较以前,还是有了较大的提升。

    多的不说,我继续努力吧。

    

    http://www.yetianlian.com/yt5547/1216521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etianlian.com。何以笙箫默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yetianl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