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笙箫默小说 > 驭命图 > 第六百八十七章 金灵界危

第六百八十七章 金灵界危

    暗骂一声,时宇神魂出壳遁入金岿魂海。

    所幸为了榨取金岿精血,金岿的神魂只是被击散,时宇以自己神魂为引,牵动碎散的真灵汇聚一处,只要真灵恢复,其他一切都好办。

    驻守在外围的金灵修士们渐渐开始不安,他们已经连续数日没有听到连绵不绝的击打声,也没有听到那自发的凄厉惨叫,但他们又不敢自作主张去刑台查看。

    一个满面慌张的人影突然从主陆方向扑来,人心惶惶的金灵修士们,看到来人都松了一口气,慌忙迎上行礼。

    “参见博山界主!”

    “起来!都起来!你们可曾看见有人过去?”金博山心里还抱着最有一点希望,期盼时宇没有来过这里。

    “未见有人进去,但是里面也好几日不曾有动静传出。”

    金博山脸色霎时变得青黑,站在警戒线外团团转。时宇肯定已经进入了刑台,他那三个兄弟和后辈金克敌,恐怕都已结伴去了黄泉。

    眼珠急转,金博山恨恨一跺脚又回了主陆,不明所以的金灵修士们,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时宇还在慢慢引导金岿的真灵相互融合,这事急不得,稍有差池便会给金岿造成不可承受的伤害。

    时宇也不明白为何会对金岿的安危如此上心,按理无论是在原本的时空,还是在现今的时空,时宇和金岿都谈不上有交情,有也是互相灭界的仇恨。

    但自从知道是虞麓尧先灭了金灵界大半,又抽取金灵血裔的精血浇灌神虞大陆,他就很难对早已离开金灵界的金岿产生恨意,只把她当作一个性情豪爽的女汉子,就像元龙,就像祝炎岚。

    “或许是我太软弱了吧,才会欣赏这样的女子。”时宇一边救治,一边胡思乱想。

    突的,周遭虚空开始微微颤动,这是大股修士冲进界面,或者是界主在彼此交手的表现。

    稍稍停顿,时宇神魂退出金岿体内,抱着她离开刑台。金岿的真灵已经恢复九成,不去管她也能自行慢慢汇聚。

    “嘤!”

    轻微的颠簸让金岿痛苦地低吟一声,她涣散的目光渐渐凝聚,两手按在太阳穴轻轻揉动。

    时宇急忙停下,现在距离刑台已经极远,想必不会被人发现形迹。若不是顾忌金岿还受不得剧烈战斗,时宇绝不会逃跑似的离开。

    将金岿稳妥置于一块星陆上,时宇化虚飞速回到了刑台,他要看看金灵界的几个界主要玩什么花招。

    一个让时宇绝对想不到的人出现了,虞麓尧竟然在金博山的带领下冲到了刑台旁。他麾下的百万军士持刀操戈,对着周围的金灵修士虎视眈眈。

    虞麓尧淡漠的眼神扫过四周,只在悬浮昏迷的四人身上略略扫过,“人呢?你不是说在这里?”

    金博山正忙着救治他的兄弟后裔,闻言随口答了一句,“或许是被你我带来的大军吓跑了,你这里有十几个界主,他不跑也不行!”

    虞麓尧低哼,语气有些焦躁,“你确定是时界主?不会是你看错人了?”

    “绝不可能!我虽然成界主不久,实力比你低,但也不至于看错人!”在金博山的救治下,本就没什么伤病的其他三兄弟和金克敌纷纷转醒。

    虞麓尧鄙夷地看了金博山一眼,“好!我答应帮你赶走时界主,现在他不在这里,那我的承诺就已经做到。现在该你实现承诺了。”

    “什么?你做到什么了?说好是赶走时界主,最好是杀了他,你只是来走一圈就要我兑现诺言?”金博山惊怒。

    “结果有区别吗?时界主现在在这里么?没有我带着人来,你敢回到这里看一眼?没有我们十几个界主,时界主会忌惮你一个人?”

    虞麓尧一连串犀利叱问,让金博山说不出话来。

    迟疑片刻,金博山还是点点头,“给我三日宽限,我要准备一下。”

    其他几个金灵界主不解,不知道金博山和虞麓尧这生死大敌达成了何等协议。

    周围的金灵修士更是不解,让虞麓尧麾下百万军士安然进入金灵界,这在以前是绝不可想象的事情。

    “呵呵,我倒是忘了问了,这里锁的是谁?怎么气息如此熟悉?”虞麓尧的话也引来了金灵修士们好奇的目光,他们被绝对禁止靠近,尽管能听到惨叫声,却不知道是谁在遭受酷刑。

    金博山的目光冷冷扫过跟行而来的金灵修士,对虞麓尧说道:“先给你一部分,剩下的三日后再给。”

    虞麓尧哈哈大笑,朝着森冷林立的将士们一挥手,百万将士立刻挥刀砍向身边的金灵界修士。

    连跟随虞麓尧的界主们都扑了出去,眨眼就将区区数十万的金灵修士斩杀殆尽。

    “不错,果然都是血裔,我很满意。”虞麓尧看着金中带红的血液,用力点了点头。

    可怜数十万血裔,竟然在毫无防备之下被人斩杀,匆匆组起的血裔巨人不等发力就成了碎块。

    金博山竟然无耻到用自己族人的鲜血,来换取虞麓尧这个大敌的援手。

    虞麓尧又哪里来的信心,认为可以战胜时宇?

    其他几名金灵界主面色大变,看着金博山都有些手足无措。

    金克敌早已目瞪口呆,木然看着虞麓尧的手下割下一颗颗头颅,将血液灌满一个个坛子。

    “大祖,你这是……”金克敌还是没忍住惊骇,问出质疑。

    金博山面色骤紧,低声怒喝,“闭嘴!没有虞界主带人来救,你们早死在时宇手中!而且除了虞界主,谁能是时宇的对手?”

    金克敌无声张了张口,终还是垂头丧气地低下了脑袋,只是他仇恨的目光,不时扫向虞麓尧的脚面。

    虞麓尧像是被金克敌滚烫的目光伤了腿足,轻轻向后挪了几步,对身后的十几名界主笑道:“你们说,今天是不是个好机会?我还需要再等三天么?”

    十几名界主闻言一怔,互视几眼放声大笑,猛然扑出冲向了金灵界四界主。

    “虞麓尧!你背信弃义!”金博山大惊失色,拖着其他三名兄弟急速后退,金克敌也被他甩出的元力紧紧卷裹,一同倒飞而出。

    “哈哈哈!金博山你是不是傻啊?你当我真敢和你来杀时界主么?他若在这里,我绝对会直接杀了你向他邀功,顺便救下金岿向金灵界示好!

    这么浓烈的金岿血气,你当我还猜不到你在弑祖?

    但时界主不在,金岿也不在,说明了什么?说明他们已经放弃了金灵界啊!你们这些叛徒还有什么资格活在世上?就让我虞麓尧替金岿清理门户吧!

    杀!给我杀干净!”

    虞麓尧脸色骤然冷厉,长发衣衫无风自动,更显虞麓尧逍逸神姿。

    “虞麓尧!你这混账!”

    金博山的怒吼远远传来,他们四个界主哪里顶得住十几个界主的围攻,眨眼就打进了金灵界主陆。

    百万大军也蜂拥而上,炸开在大陆边缘。

    屠杀,就此开始,极度相似的一幕燃烧在时宇眼中。

    虞麓尧冷笑片刻,突然对着虚空行礼,“时大兄,我此举可有得罪?”

    时宇心中轻轻一叹,不露声息缓缓退去。

    虞麓尧躬身静待片刻,不见有人应声,缓缓挺直身子,看着已经火光漫天的金灵界主陆,还有那千百突然而起的血裔巨人,猛然扑了下去。

    一个巨大天窟急速张开,更多虞麓尧麾下的军士冲进金灵界,斩灭一切可见金灵血脉。

    时宇飞至半途,就看到金岿满面血泪悬在了空中,血与火在她眼中交织辉映,凄厉哀嚎传满了耳孔。

    默然无语,时宇站在金岿身边,陪她一起静静看着血裔巨人一个个倒下,而那四兄弟竟然撕开界门逃之夭夭。

    最有骨气的居然是金克敌,逃走的四兄弟都已经拉上了他,他却在界门关闭的一刹那冲回了金灵界。

    金岿在金克敌冲回金灵界的时候,眼睛亮了一下,突又变得极度黯然。

    “你不去救么?我可以帮你。”时宇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说,曾经恨不得金灵界天塌地陷生灵灭绝的他,又说出了违背初衷的话。

    金岿摇摇头,“我是被所有部落长老一起驱出了金灵界,他们四个不过是在我离开的路上阻截,又偷袭把我抓了回来。”

    时宇讶然,“你做了什么?所有长老都要把你赶走?这种事你也能忍?”

    金岿极缓极缓地扭过头看向时宇,看得时宇阵阵心慌,“我能做什么?是我太急了,不该让你催出四个界主。

    我只是源生界主,所有子民都是万物之心所化,和我一点关系都没。

    而他们四个,才是金灵修士的真正始祖。难道你要我亲手杀光自己辛苦哺育至今的子民?亲手毁了这个大界?”

    时宇默默点头,这就相当于木灵界突然出现一支强大的血脉种族,要把曹心心赶出木灵界。

    连一草一木都不忍心伤害的曹心心,又怎会毁灭自己珍爱的一切,哪怕这一切都已背叛了她。

    “那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我要走了,金灵界已经不属于我,我要去朔柝之地,去我早就该去的地方。”

    “朔柝之地!”时宇在心中默念,这就是驭命之地在金岿心中的名字吧。

    

    http://www.yetianlian.com/yt68413/3068281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etianlian.com。何以笙箫默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yetianl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