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笙箫默小说 > 开局领到灭世妖帝做宠物 > 第十五章 济水妖龙

第十五章 济水妖龙

    糜竺在蜀汉称王时位列士大夫首座,三国演义中虽然糜竺的弟弟糜芳在荆州之战中背叛了关羽,但在糜竺自己绝对是刘备阵营自始至终的忠诚小弟,最后还因糜芳的背叛羞愤而死。

    这个时候的糜竺才二十多岁,已经是糜家对外的话事人了,慕渊毫不客气的挽着他的肩膀,把他邀进了刘备的太守府。

    得知糜竺乃是徐州世家糜氏的大公子,刘备也是非常重视,加上慕渊二人,便在太守府饮酒畅谈,刘备自然与糜竺相见恨晚,恨不得当场结拜成兄弟。

    此时的糜氏空有商道、钱粮,甚至还有数千家兵,但苦于黄巾作乱、宦官当政,哪怕你眼光再好,商业手腕再强,妹有用!遇到黄巾军直接被抢,遇到个不讲理的新官上任,也是要你剥层皮,

    也就在陶谦的徐州、刘表的荆州、刘焉的幽州,还能做做生意,其他州基本上都是赔钱。所以糜竺急需找个“讲道理”的主公罩着,糜氏才能继续做大做强,而显然,刘备就是这个“讲道理”的人。

    听他俩聊得如此之嗨,慕渊直听的有点打瞌睡,忍不住道:“既然乱世里粮草布匹生意不好做,不如你就卖兵器呗,比如弓箭,这玩意可是硬通货,到哪都好卖吧?”

    顿时刘备和糜竺都呆住了。糜竺忽然双眼发出极亮的神采,刘备也仿佛恍然大悟,枪杆子出政权的道理忽然让两千多年前的地方军阀理解了。

    其实铸造武器这个事,说严重了,涉嫌造反,说轻了,他就不是个事,如果是糜氏这种商贾大量囤积弓箭,铁定就是造反啊,但是如果刘备“委托”糜氏制造弓箭,那就是为国效力啊!

    而巧的是,云海悠作为美大设计系,竟然对很多机械构造也十分精通,当场绘出英式长弓、反曲弓、复合弓、神臂弓、元戎弩(诸葛连弩)五种弓弩,她技法精妙,还标注出建议使用的材料,交到糜竺手中,糜竺再也不怀疑这对男女乃是上天派来协助刘备的天使,捧着图册的手竟有些颤抖。

    刘备由其对复合弓和元戎弩很感兴趣,因为这个时代的弩上箭很慢,守城使用时威力不足,骑马作战吧上箭困难,但复合弓能射三百步,是守城和阵战神器(主要是他没见识过反曲弓和神臂弓……),而刘备军主要以轻步兵为主,遇到大量骑兵的话,只能发出2-3轮弓箭,往往是被屠杀的命运,但如果装备了元戎弩,则在敌方骑兵冲击时,能发出5-10轮弩箭,可想而知结局完全不同。

    总之聊到最后,慕渊忽然发现,不是说刘备娶了糜竺的妹妹么,怎么压根没提这事呢?不禁问了一句:“糜竺啊,你是不是有个妹妹叫糜贞啊?”

    糜竺一愣道:“正是,舍妹今年年方二八,不知军师(已经算正是加入刘备阵营)如何得知?”

    慕渊指着刘备道:“主公一表人才,不如你把妹妹嫁给主公呗。”慕渊翻翻白眼,感觉自己莫名其妙当起了红娘。

    糜竺倒是对刘备很满意,刘备没见过糜贞,神色有些尴尬,慕渊赶紧给刘备眼色:放心!人美条正!包你满意!

    糜竺浑身干劲,要赶紧回徐州调派人手来青州,最后在糜竺临走时,慕渊问起道:“糜竺呀,你知不知道哪里有什么妖怪啊,怪物什么的为祸一方,我们俩手痒的很~”

    糜竺一边感叹仙童果然不凡,一边想了片刻道:“徐州颇为安宁,倒是青州济南郡,济水之中倒是有妖龙的传说,只是不知真假。”

    慕渊一巴掌拍在糜竺的肩膀上道:“肯定是真的,谢谢你了老糜!”糜竺一头黑线,因为慕渊已经收到系统提示:

    [收到支线任务情报:铲除济水妖龙,是否接受?]

    慕渊赶紧点了确定,开开心心的送走糜竺,只是糜竺很纳闷,为什么慕渊听到了妖怪的消息,感觉比刚刚订了婚约的刘备还开心。

    慕渊也急匆匆告别了不舍的刘备,与云海悠骑上战马,远赴济水。

    说起济水,这是条极为神奇的河流,源自河南王屋山一带,起初是地下暗流,在济渎与龙潭分成两条河涌出地面,又在济源汇集成一条河,在与黄河相交时神奇的又潜入地下,穿越黄河而不浑浊,在荥阳涌出地面,又在原阳和定陶之间第三次潜入地下,形成三潜三浮、百折入海的奇特地貌奇观,但在唐代因为黄河改道而断流不提。

    这么奇特的河流,在魔幻位面,可不就是妖魔的大爱么,这济水妖龙,名字里面都带个龙了,一听就是奖励丰厚的大怪物。慕渊仿佛已经看到了金光闪闪的宝箱在眼前飞舞。

    济水长达千里,但妖龙的传说来自济南郡的台县,此段南北济水已经交汇,流量颇大,慕渊有刘备的汉军文牒(毕竟青州太守印信还在龚景手中),成功进入了台县。

    二人正准备找些路人询问,云海悠却指着不远处一个小庙宇道:“小慕你看,那边好像是龙王庙哦~”朝夕相处让两人关系发展的很快,现在云海悠称呼慕渊做小慕,慕渊称呼她为小悠。

    二人打马上前,果然一座小小的龙王庙,倒没有给龙王塑像,只是供了几个牌位,上书“供奉真法显灵济水龙王敖子旭之位”,牌位下香火十分旺盛,还有几个老汉正在祭拜。

    慕渊静待老汉祭拜完毕,上前行礼道:“老人家,小可从临淄而来,不知贵地风俗,请问这济水龙王是哪位神仙?”

    那老汉似乎对慕渊的态度有些不满,但慕渊随即塞给他两个五铢钱,老汉立马喜笑颜开,为慕渊细细道来。

    这济水龙王百年前出现,本也在济水做乱了几年,吃了些牲口,终于沿岸的百姓搭设祭坛,求龙王放过百姓,每年都献上一些三牲祭品到济水中。

    说来也怪,从此以后龙王再也没有伤害百姓和牲口,而且台州方圆百里风调雨顺,就连最近闹黄巾,每次黄巾军要来攻打台县都被大雨所阻,是故台县百姓什么神明都不信,独独祭拜这济水龙王。

    “这妖怪倒也讲究啊。”慕渊心道,便向老汉询问了济水边的龙王祭台的所在,与云海悠马不停蹄的赶了过去。

    祭台里台县十来里路,就在济水河边,济水甚是清澈,虽是冬季,还有十来丈宽,景色宜人,甚是难得。

    龙王祭台就是个木头搭建的小台子,结构上有些简陋,但栏杆上、立柱上系满了各种彩色的布条,远远看五颜六色甚是好看。

    “哈,那应该是百姓许愿的记号了,这龙王人气不错啊。”云海悠笑道。

    因为是战时又是冬天,水面上一艘渔船都没有,岸边也不见什么人影,除了一个正在钓鱼的老叟。

    那老叟头戴斗笠,身披蓑衣,花白胡须,一手托着长长的竹竿当鱼竿,一手拿着一个葫芦把玩,不时放在嘴边嘬一口。

    老叟倒没什么异常,不过慕渊却差点笑出声来,因为从他看来,老叟头上顶着几个字“济水妖龙敖子旭LV7”,竟然是7级的妖兽,难怪还能化为人形。

    慕渊对云海悠打了个眼色,云海悠瞬间会意,俩人带着灭世,施施然的上前。

    慕渊在离老叟还有七八米处便拱手鞠了一躬道:“敖老丈好兴致!”

    那老叟微微一惊,斜眼看向慕渊,等他看到慕渊肩膀上的蓝猫,不由变色,鱼竿都脱手而出,掉在了地上。

    老叟面如土色,有些仓皇的起身,看了看天道:“老夫在济水修炼三百多年,这就要应上天劫了么?”

    慕渊看他惊慌的样子,不禁噗嗤一笑道:“老丈莫要紧张,我兄妹不过路过,听说济水龙王的传说,特来拜会。”

    那老叟看着蓝猫的脸色还是十分凝重,确定了一下来的是两个弱冠之辈,稍稍放下心来道:“如今天下纷争,汉室渐颓,照讲小老儿应该隐居修炼,不问世事,奈何这台县百姓供奉吾多年,实在放心不下,二位带着这等仙兽,怕是来者不善啊,莫怪小老儿惊也~”

    慕渊上前道:“我兄妹为剿灭黄巾下山,仙兽只是用来对付黄巾妖兽,到了台县,听闻济水龙王并未作恶,反而荫护百姓,故已没有敌对之心,只是想来结识一番,顺便打听一下消息。”

    妖龙敖子旭神色稍定,看向灭世的眼神依然很是警惕,道:“不知足下有何消息想要打听,小老儿知无不言。”

    慕渊道:“想问那贼首张角,实力如何?”

    敖子旭脸色又一变道:“这……若足下欲与张角为敌,恐怕还要修炼些时日啊……”

    慕渊道:“张角四处用方术奴役妖兽为其作战,其他人不敢与他相斗,我兄妹俩可不怕他,实不相瞒,前几日的青州会战,在下已与幽州刘使君一同斩杀张宝。”

    敖子旭道:“张宝竟已死在足下之手?”想了想又摇了摇头道:“可那张角法力滔天,远不是张宝可以比拟,便是那五道天雷,就无人可挡!”

    慕渊正色道:“老丈此言差矣,若不斩杀张角,张角若击败皇甫将军、卢将军等人,天下才是真正的大乱,老丈能在张角手中保住台县百姓吗?老丈不怕被张角奴役成为他妖兽大军的一员吗?”

    看敖子旭还在犹豫,慕渊将灭世丢到地上,瞬间打开黑光虎的形态,对着敖子旭就是一阵咆哮,敖子旭满头大汗,心里乱成一团。

    慕渊看着飞掉的吸收值,赶紧把灭世收了回来道:“老丈觉得在下的仙兽是否可与张角一较高下?在黄巾军与汉军交锋之时,引一只奇兵杀入,斩杀张角,方是长久之计!”

    敖子旭想了想道:“不知足下想要小老儿如何?”

    慕渊道:“老丈修炼数百年,又得到百姓的香火供奉,实力自然不凡,在下不过是想在与张角作战之时,多一个盟友,如若大事有成,在下可让刘使君在青州为老丈立济水龙王大庙,祝老丈位列仙班!”

    什么位列仙班都是慕渊信口胡扯,不过看过很多故事中,妖怪若有香火供奉,貌似会得到极大的好处,故那话试一试。

    那敖子旭像是下了巨大的决心,咬了咬牙,跺了跺脚,将手中的葫芦递给了慕渊道:“既然如此,小老儿就相信足下了!若是与张角作战,不妨将此葫芦砸碎,小老儿自来助战!”

    http://www.yetianlian.com/yt68523/2580305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etianlian.com。何以笙箫默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yetianl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