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笙箫默小说 > 七公子传记 > 第三十九章半夜鬼敲门

第三十九章半夜鬼敲门

    “把这个贱女人的尸体给我扔到井里,封起来,没有本小姐的允许,谁也不准打开!”张小姐恶毒道,看也不看这间屋子一眼,仿佛这里面有什么脏东西,带着一众丫鬟嚣张的走了,连苏家的避暑山庄也被封了起来。

    由于之后苏宅经常出现闹鬼的事情,不是井里飘出长长的女人头发,就是里面突然死了人,屋子里的画会无缘无故地飘出来,半夜还能听见女人的啼哭声和婴儿的嬉笑声,从此苏宅便成了鬼宅,再也没有人敢靠近这里半步!

    “这位公子,醒醒,醒醒……”公孙雨还在神游太虚,为絮儿的遭遇不值,突然听见耳边有人在叫自己,挣扎着从梦中醒来,天已经大亮了,梦中的故事仿佛就在昨日,清晰真实。

    无意识地抚了抚眼角,一滴泪滑了下来,公孙雨没想到他居然哭了,这么多年无论开心痛苦他都没有留下一滴眼泪,也许是这个宅子到处充斥着悲伤的气息,仿佛已经与这个宅子融为了一体,让人一进来就忍不住被它感染,悲伤落泪。

    真是应了那句话:

    厚地高天,堪叹古今情不尽。

    痴男怨女,可怜风月债难酬。

    叫醒他的是个全身裹在道袍中的闲云雅士,此人鹤发童颜,肤白貌美,眼睛清澈空灵,仿佛看穿世间一切。

    此时正关心地看着公孙雨,见他迷茫的样子,从怀中掏出一精致瓷瓶,拔出木塞,在他身上弹了几滴玉露,口中念念有词。

    一番动作做完,叹息一声:“孽障,又出来迷惑人,要不是看你可怜,早就收了你!”

    “我昨晚做了个梦,梦里的东西奇奇怪怪的,好像真实发生过似的。”公孙雨仍然浑浑噩噩的,但脑中已经有一丝清明,知道面前之人是得道高人,犹豫着说出心中的疑惑。

    “你梦到的东西是真的,看来你跟这座宅子有缘,否则她也不会托梦给你。”道人并不隐瞒,解了他心中的困惑。

    “她?絮儿?”公孙雨皱了皱眉,叫出梦中的名字,“原来鬼魂是真实存在的!”

    “到没有鬼魂这么严重,不过是当年死的太惨,在世间留下一股怨念罢了,只有有缘人才能看见她的过去,看来她是有事求你!”道士笑着道,说的神乎其神,弄得公孙雨更加迷茫了。

    “有事求我?”一向古里古怪,性格活泼的他如今仿佛一个牵线木偶,道士说什么,他便顺着他的话问什么。

    “今晚你就知道了,呵呵。”道士不再搭理他,见他没事,转身进另一个屋子休息了。

    当天夜里,公孙雨很晚才睡去,果然那个穿着粉色罗裙的女子又来找他了,一见到他,便盈盈拜倒在他面前;捏着牡丹刺绣手绢,哭的梨花带雨,惨惨戚戚,看的人好不可怜!

    公孙雨知道此女子的遭遇,怜悯她的身世,也不怕她,只是女子的身体透明缥缈,并不敢靠她太近,怕自己身上的阳气灼伤她。

    女子放下手绢,向远处招了招手,只见一同样透明兮兮的小人儿飘了过来,见公孙雨这个生人在,怕生地躲在女子的身后,只露出一双清澈的眼睛怯怯地看着他。

    “这是我的儿子,可怜他还没来得及看这个世界一眼,便被毒死了,如今只能跟我藏在暗无天日的井下,无法投胎;小女子请求公子能将我们母子的尸体从井里打捞上来,找个好地方埋了,让我们能够投胎转世,重新做人,小女子感激不尽!”絮儿说完,对着公孙雨再拜了拜。

    “为什么选择我?”公孙雨疑惑,他向来放荡不羁惯了,而且也不是善良之人,如果不是感念她的遭遇,他根本不会多管闲事。

    “因为公子胆大心细,天不怕地不怕,见了我的魂魄也不会惊慌退缩,更不像那些宵小之辈,进了这座大宅只想偷东西。”絮儿说出理由。

    “难道,苏宅之前死的人都是你弄死的?”公孙雨惊讶,暗道面前这只鬼不会是只厉鬼吧?

    “不,不,公子,您误会了,我从来没想过害人,只是苏宅之前死了人是我的无心之失,我也不想的。”絮儿见公孙雨怀疑她,惊慌地连连摆手,虽然也看不出她的手在哪里。

    “那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来往的人们全都猫在家里避雨,我以为不会有人进来苏宅,便带着儿子出来透透气;哪知本来空荡荡的苏宅,却进来两个小偷,还要偷瓷器和画像,当时我很着急,一直想阻拦他们,却没想到让他们看到我的形体;一个惊吓过度当场死去,另一个跑出了苏宅却摔下了山,等我反应过来去查看时,早已没了气息,自此便传出苏宅有鬼怪的传说;我为了不让无辜的人受到伤害,开始往井里丢头发,用鬼风将画吹进吹出,果然,从此再没有人敢踏进苏宅半步!”絮儿娓娓道来,原来那些古怪的传说都是她故意为之,为的就是不让任何人打扰她们,还她们一个清净。

    公孙雨深深地呼出了口气,心道絮儿不是厉鬼就行,好歹他还为她流过眼泪,如果她真是厉鬼,那他珍贵的眼泪不就白流了。

    “那两个小偷之死不怪你,根本是他们咎由自取!”见絮儿满脸自责,公孙雨忍不住出言安慰。

    想了想又道:“那住在西厢房那个道士呢?你怎么不找他帮忙,我看他好像挺有本事的样子。”

    不知道是不是公孙雨的错觉,提到道士,絮儿居然不易察觉地抖了抖,身子也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看不清她的表情,公孙雨不确定絮儿是不是因为害怕。

    “他......是个仙人,周遭有术法保护,我近不了他的身!”絮儿期期艾艾,神情十分不自然,好像之前发生了什么事,让她十分忌惮。

    而一直躲在絮儿身后的男孩,听见他们谈及那个道士,破天荒地往前移了移道:“那个道士是个坏人,他欺负娘亲,不好玩,不好玩......”小小透明的头颅摇的像个拨浪鼓,十分可爱。

    http://www.yetianlian.com/yt7128/394126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etianlian.com。何以笙箫默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yetianl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