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笙箫默小说 > 大唐扫把星 > 第647章 街溜子

第647章 街溜子

    狄家乃是官宦世家,可从祖父之后,狄家就走了下坡路。

    狄仁杰只是默默读书。

    父亲的宦途不顺遂,曾笑着说自己没法给他谋个萌荫。

    狄仁杰说可以考科举。

    父亲当时只是笑了笑。

    狄仁杰埋首苦读,最终过了科举。

    他自问自己从未走过捷径,每一步都是踏踏实实的。

    他也想踏踏实实的往前走,不走歪路,就这么凭着良心尽力。

    可为何就那么难呢?

    甫一出仕,他就因为刚直不阿的性子得罪了同僚,随后被诬陷。

    他困惑!

    为何宦海是这样的?

    但阎立本却拨开了迷雾,亲手为他洗清冤屈,随后呵斥了辛吉。

    这便是恩怨的开端吧!

    可……

    狄仁杰抬头,眼中几欲喷火,“我只求秉公……”

    周围的人都笑了。

    “竟然是个痴人,走了走了!”

    从古至今就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秉公。

    辛吉淡淡的道:“你污蔑老夫陷害你,此事自然有公道给你。”

    他微微颔首,出了吏部。

    一个判佐竟敢冲着刺史叫嚣,谁给他的胆子?

    众人摇头。

    “什么叫做公道?”

    一个声音从侧面传来。

    贾平安来了。

    狄仁杰苦笑,“武阳侯……你何苦。”

    我等你许久了……

    你要这么说我还真不走了,辛吉回身。

    贾平安知晓他为何不走。

    此刻和他辩驳,在长孙无忌那里就会加分。

    辛吉淡淡的道:“狄仁杰乃是老夫的属官,武阳侯,你何故伸手?”

    谁的官吏谁管!

    这个是官场潜规则,否则长孙无忌也能去尚书省插个手,李勣也能去门下省哔哔几句……那日子没发过了,乱套了。

    贾平安笑了笑,“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贾师傅以德报怨的名声许久没人提及了。

    “那一日贾某路过,正好见到你为了讨好吏部的小吏,竟然呵斥狄判佐。为官者呵斥属官自然无碍,可呵斥是呵斥,用属官的前程来铺垫你的宦途,你不嫌这台阶上都是血吗?”

    辛吉冷笑:“信口胡言!”

    贾平安淡淡的道:“来人!”

    独眼龙陈冬上前,“郎君!”

    “我那日不说,便是不想揭穿你,可时至今日你依旧咄咄逼人,如此,莫要怪贾某不留情面。”

    贾师傅很是悲天悯人的叹息一声。

    但旋即他就冷冷的道:“问那门子!”

    那日的门子出来,辛吉冷笑。

    谁会愿意承认收了钱?

    门子看了辛吉一眼,突然嚎哭道:“我有罪,我在吏部把门,前后收了五千余钱的好处……那日便是收了一角银子……那位狄判佐发现了,我便狡辩,随后叫了掌固来……把那银子塞给了他们。”

    辛吉的身体摇晃了一下!

    “你!”

    他看着贾平安,“是你使的手脚!”

    “这是公道!”

    贾平安讥讽他那日说的公道,“门子收了钱,贾某随后就令人去查……小鱼。”

    徐小鱼拎着一个大袋子来,“这是在门子家寻到的,不少银角子,还没来得及融。”

    “铜钱太重,绸缎太显眼,什么比金银更好?”

    门子跪下,“我认罪!”

    这大概是有史以来认罪速度最快的一次。

    贾平安想着辛吉,“辛使君以为如何?对了,辛使君说你在汴州一日,狄判佐便要留一日。这话太过得意,贾某在此,便看看你的手段。三日内,贾某要让狄判佐出了汴州!你能如何?”

    他目光炯炯,再问道:“你能如何?”

    辛吉此刻心中暗恨,拂袖而去。

    “武阳侯!”

    狄仁杰拱手。

    大哥!

    你不要动不动就行礼好不好?

    贾平安回礼。

    狄仁杰再拱手。

    二鞠躬。

    再……

    幸好他止住了。

    “感激不尽!”

    话不多,但感激都在里面。

    “但吏部这边艰难……”

    “回去等着。”

    贾平安微笑道:“剩下的事……对了,狄兄是想继续为官,还是……”

    我怎么能再给你增添麻烦?

    狄仁杰笑道:“不为官,回家侍奉父母。”

    但父母会伤心。

    父母想念儿女,但更希望儿女有自己的人生。

    狄仁杰回到了住所。

    他想回去了,但在辛吉还未点头之前,他只能在这里等着。

    这便是官大一级压死人的道理。

    辛吉直至六街打鼓才回来,有些醺醺然。

    “贱狗奴!”

    辛吉的事儿泡汤了,躺在床上骂了许久。

    “给老夫擦身!”

    天气比较热,擦身能降温。

    狄仁杰没动。

    “贱人!还不快来?”

    辛吉骂道。

    狄仁杰起身去了厨房,再回来时端着盆。

    擦身……好舒坦!

    辛吉渐渐睡去。

    第二日早上醒来,他觉得身上难受,起身低头……

    “这是何物?”

    身上滑腻,一抹……

    “油?”

    辛吉猛地跳下床,“谁干的?”

    狄仁杰没说话。

    “贱人!”

    辛吉骂道:“等回了汴州老夫让你生死两难。”

    他要坑死狄仁杰,但却觉得狄仁杰就该束手就死,这理所当然的让人无语。

    狄仁杰没吭声。

    回到汴州他将会面临着辛吉的疯狂报复。

    刺史报复判佐,简直就是手到擒来。

    弄不好一个栽赃就能把他弄到牢里去。

    阿耶和阿娘会伤心欲绝吧。

    狄仁杰看着窗外,只觉得人生至暗时刻到来。

    他握住蒲扇,用力一捏。

    啪!

    蒲扇手柄断了。

    狄仁杰起身,焦躁不安。

    “出门!”

    辛吉出来了,冷冷的道。

    狄仁杰只能跟着。

    二人一路来了皇城。

    依旧是吏部。

    等候通传的时候,那些见过冲突的官吏都摇头叹息。

    “一个判佐和刺史斗,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只要回到汴州,辛吉就有一百种法子让那个愣头青身败名裂。”

    “大好前程,就此了结了。”

    “可怜!”

    大伙儿都是宦途中人,都知晓和上官结仇的后果,所以看向狄仁杰的目光中都是怜悯。

    辛吉看了狄仁杰一眼,发现此人竟然神色平静。

    这是死心了。

    辛吉冷笑。

    狄仁杰确实是死心了。

    现在他就想回归汴州后,熬过辛吉的任期。但……

    就怕熬不到任期就进了牢中。

    他看了辛吉一眼,凭着异于常人的观察能力,他看到了一抹煞气。

    罢了!

    一个小吏出来。

    “可是寻老夫的?”

    辛吉微笑,风度翩翩。

    小吏看了他一眼,再看看其他人,问道:“谁是狄仁杰?”

    辛吉看了狄仁杰一眼,冷冷的道:“你的祸端来了。”

    狄仁杰和贾平安一起饮酒,这事儿辛吉得知后,在和朋友一起喝酒时随口说了出来,朋友说幸好发现早,否则这便是对方的眼线。

    贾平安是妥妥的帝党,而辛吉则是长孙无忌的死党,大家都恨不能搞死对方。

    朋友拍着胸脯说回头就让狄仁杰倒霉。

    这便是来了。

    狄仁杰深吸一口气,“我便是。”

    小吏看着他,说道:“你疾病缠身,无法理事,为何还占着汴州判佐的位置不肯离去?大唐的俸禄是那么好拿的?先前崔郎中请示,让你回家休养,何时养好了,何时再回吏部候选。”

    狄仁杰:“……”

    我何时疾病缠身?

    还无法理事。

    这……

    小吏喝道:“可有话说?无话可说便自去了。”

    狄仁杰拱手,“是。”

    是谁?

    他想了许多。

    最后想到了贾平安。

    是武阳侯为何操弄了此事……

    是了。

    他说三日就见分晓,可这才第二日啊!

    辛吉只觉得自己听到了本年度最好笑的笑话。

    “狄仁杰何曾疾病缠身?这是谁说的?”

    这是有人在搞鬼!

    辛吉气炸了。

    小吏冷冷的道:“辛使君尽可去弹劾,或是进去质问。”

    吏部每年要过手多少官吏?

    若是每一个官吏都不满,都冲着吏部咆哮,吏部趁早关门完事。

    所以但凡谁敢质疑,一律按下去!

    辛吉深吸一口气,“老夫失态了。”

    “竟然逃脱了?”

    “这不是病,是有人为他安排了退路,啧啧!吏部谁在操作?”

    “那辛吉被属官弄的下不来台,一心想整治那人,可转过眼一拳就打了个空,你们看……那脸都涨红了,可见气恼啊!”

    “换了我也会如此。”

    “谁干的?”

    众人觉得好奇。

    “武阳侯!”

    沈安来了。

    近前,他微笑道:“我说过三日,辛使君可有手段?”

    辛吉冷笑,“你在徇私。”

    “是啊!”贾平安笑的肆无忌惮,“你可去弹劾我。”

    辛吉的脑门上青筋蹦跳,“就为了一个判佐,你竟然与老夫为敌,更是搬动了吏部的官员出手,你疯了?”

    贾平安淡淡的道:“人做事都说利益好处,可许多时候,还得凭良心。”

    他回身。

    狄仁杰百感交集的躬身。

    一言不发。

    尽在此中。

    “竟然是武阳侯?”

    那些旁观者看到谜底揭开,不禁都恍然大悟。

    “吏部崔郎中和武阳侯交好,弄一个判佐之事易如反掌啊!”

    “辛吉这是自取其辱了。”

    “不止,崔建在吏部权重,辛吉以后有麻烦。”

    这时那个小吏过来,笑道:“崔郎中说,此次定然要让武阳侯请客……就要那个什么佛跳墙。”

    崔建竟然明目张胆的承认自己为了贾平安徇私……

    但辛吉的无耻是前提,就算是闹到皇帝那里去,崔建依旧不怕。

    “好说。”

    贾平安笑着点头。

    他看着狄仁杰,“怀英随后去何处?”

    狄仁杰不禁茫然,“我读书出仕,此刻归去……除去读书还能作甚?读书读书……”

    “养不活自己。”

    贾平安笑道:“若是不弃,先去贾家住一阵。”

    “过所麻烦。”

    狄仁杰此行是来办事的,没有理由滞留长安。

    贾平安随口道:“小鱼,你去长安县,就说我有个朋友想长居长安。”

    徐小鱼问了狄仁杰的基本情况,随即去了。

    狄仁杰本想弄个托词回去,可贾平安却随口就把他的借口给碾压了。

    他有些作难。

    到了贾家,贾平安让他住在了前院。

    狄仁杰在屋里有些坐立不安。

    “武阳侯为我奔波,怎好拖累他?”

    “可归去……阿耶阿娘会如何煎熬。”

    儿子的前程没了,以后还得弄个谋生的手段……

    狄仁杰难得的焦躁了起来。

    “狄郎君。”

    “何事?”

    狄仁杰出来。

    鸿雁福身,“郎君请狄郎君一会。”

    狄仁杰跟着去了正堂。

    卫无双和苏荷都在,两个孩子好奇的看着进来的狄仁杰。

    能见到妻儿,便是至交。

    狄仁杰心中一热,不禁为自己的各种猜测感到了羞愧。

    贾平安身为武阳侯,军功赫赫,更是诗才无双,狄仁杰觉得自己压根就没有给贾平安利用的地方。

    可贾平安不但出手相助他于危难之中,更是推心置腹……

    如此……罢了!

    狄仁杰心中一松,长久的煎熬都被丢弃。

    “武阳侯!”

    贾平安笑道:“怀英为何称呼官爵?”

    狄仁杰默然,随后拱手,“平安!”

    “哈哈哈哈!”

    随即狄仁杰便在贾家安顿了下来。

    他写信给父母解释了此事,贾平安又让他写了书信,随后令人去接他的家眷。

    ……

    “夫君,该起床了。”

    卫无双坐在案几前梳妆。

    贾平安起床,俯身,把下巴搁在她的头顶,“娘子越发的美了。”

    卫无双愕然。

    这等情话最是打动人心,贾平安低头亲了一口,笑着出去。

    “阿耶!”

    贾昱出来了,行礼后说道“阿耶,我要出去玩。”

    “去吧去吧。”

    孩子渐渐大了,把他们困在家中毫无意义。

    “阿耶!”

    兜兜跑来,仰头伸手要抱。

    娇滴滴的小棉袄啊!贾平安抱起她,笑道:“兜兜睡的可好?”

    “好!”

    兜兜捏着他的脸,最后竟然……

    “啊!”

    小棉袄漏风了。

    贾平安脸上火辣辣的,“怎地掐人?”

    兜兜不说,觉得阿耶好凶,挣扎着下来,回头喊道:“阿福!”

    阿福飞快的滚了进来。

    嘴巴张开咬住衣裳,随后轻松叼走。

    “这是哪门子的遁法?”

    别人有火遁,水遁……家里的两个熊孩子却来了个熊遁。

    吃早饭时,兜兜躲在苏荷的身边嘀咕着。

    “阿耶好凶。”

    贾平安也想通了,孩子掐人抓人那只是本能,呵斥就是了,多次后,她自然知晓这事儿不能做。

    为人父母就是这般艰难。

    晚些上衙,贾昱也出来了。

    阿福就在身边,徐小鱼和赵顺跟在后面。

    一路晃悠过去,有街坊遇到了,就笑吟吟的道:“小郎君出来巡查呢?”

    贾昱认真的点头,正好有一群鸭子迎面而来,叫唤的很是热闹。

    “小郎君避开。”

    徐小鱼想去牵贾昱。

    贾昱却摇摇头,径直走了过去。

    鸭子大军楞了一下。

    阿福摇摇摆摆的上来了。

    呱呱呱!

    鸭子们撒腿就跑。

    有趣!

    贾昱觉得这样很有趣。

    他得意的走过去,脚下正好有鸭屎,吧唧就滑了一跤。

    “小郎君!”

    徐小鱼把他提溜起来,贾昱嚷道:“去前面。”

    他大摇大摆的往前走。

    几条狗出现了。

    “阿福!”

    贾昱指着那些狗,严肃的道:“打!”

    阿福明显是个好孩子,不去。

    “啊!”

    你不去,我去!

    贾昱冲了过去,阿福无奈,只能紧紧跟着。

    阿福来了!

    几条狗犹豫了一下。

    一条黑狗冲了过来。

    徐小鱼拔刀冲上去。

    可黑狗是冲向了阿福。

    呯!

    一爪子!

    阿福手下留情了,黑狗被一爪子拍开,旋即弹起来,先是冲着阿福咆哮……

    阿福偏头看着它。

    黑狗缓缓后退,最后呜咽一声,夹着尾巴跑了。

    熊生就是这般的寂寞,且枯燥。

    贾家大少爷在道德坊里横冲直撞,贾平安也到了兵部。

    “新罗使者又来了。”

    早上的例会,任雅相认真的在煮茶,茶汤……喷香啊!

    尤式的脸颊颤抖了一下,“说是高丽入侵……金春秋求援。”

    吴奎皱眉,“不好打,是走海路打过去,还是从辽东打过去?”

    黄洋看了贾平安一眼,“武阳侯以为如何?”

    按理贾平安在兵部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应当存在感不强。可架不住他现在负责操练那些密谍!

    黄洋一直觉得贾平安将会是自己升职的最大障碍,一心想别个苗头。

    但贾平安经常告假去修书,让他筹谋的许多手段都毫无用处。

    “没有什么入侵!”

    贾平安神色平静。

    黄洋有些恼火,心想你这是故意无视我吗?

    任雅相抬头,“没有入侵?”

    “一直都是小打小闹。”

    贾平安很认真。

    黄洋突然笑了,“武阳侯不知道吧,新罗丢了几座城池了。”

    贾平安看了他一眼,“都是假的。”

    嘴硬!

    黄洋淡淡的道:“百骑的人送来的消息……也是假的?”

    贾平安觉得这人有些作,“当然是假的。”

    任雅相点头,“说说。”

    “新罗人心怀叵测。”

    贾平安觉得已经够了。

    任雅相一怔,旋即笑道:“妙!难怪鸿胪寺一直想把你弄过去。”

    尤式若有所思,“新罗人一直在鼓动大唐出兵……”

    贾平安端起茶杯嗅了一口,“大唐为何要听金春秋的?”

    黄洋心中得意,“新罗能牵制高丽。”

    “高丽可敢全力进攻新罗?”

    黄洋摇头,“不敢,否则大唐能顺势在辽东出击。”

    “所以……大唐为何要被新罗摆布?”

    “武阳侯此言大善!”

    任雅相起身,“新罗人求援是一回事,大唐出手与否是另一回事,总不能为了新罗而兴师动众吧?”

    “如此,新罗便会低头,随后大唐要粮草,要协助,他们不敢不给!”尤式看着贾平安,微微颔首。

    武阳侯!

    不错!

    ……

    晚安!

    

    http://www.yetianlian.com/yt9066/2150818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etianlian.com。何以笙箫默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yetianl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