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笙箫默小说 > 猛卒 > 第一百零七章 甘雨出事

第一百零七章 甘雨出事

    城外的夜里也十分热闹,很多夜里抵达长安的商人无法进城,便在城外住宿,自然也免不了吃饭喝酒,或许还会寻些乐子,使南城外官道两边的客栈、酒楼和妓馆,生意都十分兴隆。

    郭宋很快便找到了柳林酒庄,三只巨型红灯笼确实引入瞩目,但飞天鼠在哪里?

    郭宋刚到灯笼旁,一名长得眉清目秀的小厮上前行礼,“孙公子已等候多时,请随我来!”

    他提起灯笼刚走了两步,郭宋的刀就搁在他脖子上,冷冷道:“你的化妆技术不错,可惜智商太低,你若不是那只老鼠,怎么会认识我?”

    小厮连忙辩解,“主要是阁下的身材太出众,孙佑给我稍微描述一下,我就知道他等的就是你。”

    郭宋哼了一声,“你若再不承认,我转身就走,我可没有心思和你玩这些把戏。”

    “好吧!我就是飞天鼠,同官县小酒馆咱们见过一面。”

    小厮的声音也变了,恭恭敬敬道:“公子可是郭宋?”

    “我正是!”

    小厮顿时欢喜道:“果然是,看来我没有猜错,请郭公子随我来,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郭宋艺高人胆大,并不担心这个这个姓孙的会搞什么鬼,便跟随他来到一间客栈小院,孙佑介绍道:“柳林酒庄吃饭住宿都有,这间院子是我师父的落脚点,他长期包下来的,只有我知道。”

    两人走进院子,孙佑反锁了门,他们走进客堂,孙佑在水盆里洗了一把脸,又戴上一副面具,霍然正是同官县见到的飞天鼠,恢复了尖嘴猴腮的尊荣,和刚才完全不一样了。

    “你现在戴着面具?”

    “是!我只是让公子确认,我们在铜官县见过。”

    郭宋还是第一次见到易容术,他心中好奇,难道甘雨也会这个?

    “你把面具取了吧!以后不用在我面前戴了。”

    孙佑取了面具,还是一副尖嘴猴腮的模样,只不过和刚才的飞天鼠大不相同,而且皮肤也白净了很多,看起来就是一个平平常常的年轻人。

    郭宋心中大赞,传闻唐朝的易容术很神奇,今天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

    他又笑问道:“你真是我师兄的徒弟?”

    “当然,师父只收了我一人。”

    郭宋翘起二郎腿,悠悠问道:“那你应该叫我什么?”

    “可是.....你好像比我还小。”

    “那是你的事情。”

    孙佑无奈,只得跪下磕头,“师侄拜见小师叔!”

    郭宋来京城已经见到十几个师侄了,他喝了口茶问道:“你怎么会知道我?”

    孙佑挠挠头道:“师父给我说过,他有个小师弟叫做郭宋,武艺比他厉害得多,这段时间会来长安,那天你说你叫甘月,师父从前叫做甘雨,我猜就是你。”

    “我师兄的俗家姓名叫什么?”

    “他叫杨雨!”

    “你起来说话吧!我师兄怎么了?”

    孙佑站起身,垂手对郭宋道:“我师父失踪了,那天离开同官县后我便去找他,结果三个落脚点都找不到,我今天在这里等了一天,越想越不对,所以写了张纸条送去清虚观,等小师叔过来。”

    郭宋眉头一皱,“我和你在同官县分手才四天吧!四天不见我师兄,你就认为他出事了?”

    孙佑转身把客堂门反锁,上前压低声音道:“师父卷进了朝廷的夺嫡之争,有人在追杀他。”

    郭宋一下愣住了,师兄卷进了夺嫡之争?

    这个消息来得太突然,他白天还在想着怎么帮助甘雷改善生活,晚上就出现了权力斗争的腥风血雨。

    好一会儿,郭宋才道:“你先给我说一下,我师兄到底在做什么?他不是刺客吗?”

    孙佑摇摇头,“师父从来就不是刺客,他帮官府抓捕逃犯,拿悬赏,在这一行名气很大,叫做清剑客。”

    郭宋明白了,师兄做了赏金猎人,他又问道:“然后呢?”

    “去年夏天,师兄的一个朋友把他介绍给一个大人物,是谁我不知道,师父不肯说,然后他进了长安的虎贲武馆做供奉教头,一个月拿八十贯钱。”

    听到这里,郭宋猛地想起,李晋阳希望自己进晋阳武馆做总教头,一个月五百贯,这是不是一个套路?

    “然后呢?继续说。”

    “我当时羡慕得不得了,要知道长安普通百姓一个月也才挣三四贯钱,师父一个月居然挣八十贯钱,我也想啊!一个月只要挣三十贯钱我就心满意足了,师父骂我蠢,天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当教头只是一个幌子,他实际上是在替某个大人物做事。”

    郭宋点点头,原来如此,李晋阳其实是想让自己成为他的手下,替他卖命。

    “你怎么知道我师兄涉及到夺嫡之争?”

    “这和我进监牢有关系,是师父安排我故意失手,被同州官府抓住,在监狱里躲一阵子,五天前,师父把我从监狱里救出来,他亲口告诉我,他卷进了朝廷的夺嫡之争,有人在追杀他,他让我赶紧逃走,越远越好,我就想去找匹马,结果正好遇到了小师叔。”

    郭宋负手走了几步,又问道:“师兄和清虚观的关系,别人知道吗?”

    孙佑摇摇头,“这是师父的秘密,只有我知道,大家都只知道他叫杨陇。”

    “等一等!”

    郭宋摆手止住他的话,“你们这一行的名字真真假假的,我都糊涂了,你先把真名假名给我说清楚。”

    孙佑笑道:“确实都是用假名,师父真名叫杨雨,只有我和大师伯知道,好像还有个三师伯,在哪里我不知道,师父在官方的名字叫做杨陇,汉中安康县人,从小是孤儿,种田为生,有户籍的,小师叔要找他的消息,只能找杨陇。”

    “那你呢?孙佑应该不是你的真名吧!”

    “当然不是,官府若知道我真名,岂不连累了爹娘,我叫孙小榛,家在平康坊,我爹爹是开酒楼的,平康坊的孙家酒楼就是我爹爹开的,一家小酒楼,上不了台面。”

    “那就恢复你本名吧!孙佑现在被缉捕呢。”

    “我听小师叔的。”

    郭宋忽然又想到一个问题,“我师兄让你赶紧逃命,越远越好,是不是对方也认识你?”

    孙小榛摇摇头,“我拜师很隐蔽,没有外人知道,连我爹爹都不太清楚。”

    郭宋走了几步又问道:“介绍你师父进武馆当教头的朋友是谁?”

    “我只知道他姓毛,也是给官府抓捕逃犯,经常和师父联手,彼此很熟练。”

    郭宋负手走了几步,忽然回头注视着孙小榛,“你没有对我说实话!”

    孙小榛吓得跪下,“我不敢欺骗小师叔。”

    “你只要恢复本名,彻底和孙佑、飞天鼠割裂,就没有人知道你是我师兄的徒弟,师兄为什么还要你逃得越远越好?”

    孙小榛挠挠头,“师叔这样一说,好像是有点道理啊!为什么师父还要我跑得越远越好,再说我也不知道师父在替谁做事,他们杀我干什么?”

    郭宋见孙小榛不像是在说谎,也没有必要说谎,他便问道:“是不是我师兄有什么东西在你这里?”

    孙小榛拳掌相击,“我明白了,师父的三个老巢只有我知道,要不就是师父有什么东西藏在老巢里。”

    郭宋打量一下这间客栈,这间客栈也是师兄的据点之一,只是每天会有伙计进来清扫整理,师兄有东西也不会藏在这里。

    “我师兄还有两处老巢在哪里?”

    “师父在平康坊倚翠楼有个老相好,叫做冷春燕,师父已经把她包下来,她不接客了,那是师父的一个老巢。”

    “还有呢?”

    “还有就是师父租了间院子,在大安坊,但他很少去哪里?”

    “那就去大安坊!”

    郭宋见他一脸困惑,索性说得更清楚一点,“我们现在就去!”

    ..........

    孙小榛进了城,还像在做梦一样,他从未见过这样的武艺,用两根凿子就直接攀上城了,而且还背着自己,下城时更是直接跳下去,那可是三丈高的城墙啊!就算自己的师父也办不到,难怪师父对他的小师弟如此推崇。

    进城后,孙小榛再看郭宋的目光已经变成无限崇拜了。

    大安坊就紧靠城墙,坊内没有宵禁,坊街上还有不少人,这里也是贫民区,布满了大片的泥坯房,两人衣服都湿漉漉的,穿在身上很不舒服,不多时他们便来到一间院子前。

    “就是这里,租金很便宜,师父一下子租了三年,房东到凤翔府去了。”

    郭宋着实没有想到四师兄会租这样的房子,就是一间泥坯屋,再多一圈院子而已,他好歹也是一个月挣八十贯的人啊!相当于后世的年薪百万了。

    孙小榛低声道:“师父说他刚来长安就住在这里,对这里有感情了。”

    郭宋点点头,他见院墙不到一人高,形同虚设,两人跳进院墙,孙小榛在周围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钥匙。

    “让我来!”

    郭宋推开他,一脚踢开了房门。

    =====

    【求推荐票!】

    http://www.yetianlian.com/yt9403/1076576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etianlian.com。何以笙箫默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yetianl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