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笙箫默小说 > 猛卒 > 第一百一十七章 西市酒坊

第一百一十七章 西市酒坊

    走近了,郭宋才发现店铺空间很宽大,典型的唐朝风格,一楼高约一丈五尺,相当于挑高四米五,店铺宽八米,深至少二十米,这还只是一楼,二楼只比一楼略矮一点,大概挑高四米,但二楼是封闭的,只有一排窗户。

    店铺两边靠墙各摆了两排大缸,粗略点点,大概有六十口左右。

    最里面角落有一张桌子和椅子,那是掌柜坐的地方,旁边还有一扇门,却不知门后通往哪里?

    五六名伙计本来坐着休息,见他们进来,纷纷站起身,不安地看着他们,估计伙计们都知道了店铺要转让之事。

    李安笑问道:“陆东主在吗?”

    一名身材很高的伙计连忙迎出来,看得出他是伙计的领头,他连连点头,“我们东主在!”

    他连忙大喊道:“东主,有客人找!”

    郭宋忍不住打量一下这伙计,居然和自己一样高,在普通人中还是比较少见,只不过此人显然没练过武,看起来就像棵高粱一样。

    “你叫什么?”郭宋笑问道。

    “小人叫做蒋峰,是酒铺领头。”

    这时,最里面小门开了,走进来一个中年男子,戴着八角帽,身材略胖,小鼻子小眼,看起来很精明。

    “您就是李东主?”中年男子很客气,市署监专门给他打了招呼,说明对方有来头。

    “在下姓李,你叫我李掌柜就行了。”

    李安给他介绍郭宋,“这位是郭公子,郭老令公的族孙,就是他要买你的店铺。”

    郭宋顿时吓了一跳,李安怎么知道自己是郭子仪的族孙?

    对方听说是郭子仪的家人,顿时肃然起敬,抱拳道:“郭公子,失礼了。”

    郭宋干笑两声,迅速瞥了一眼李安,见他一脸严肃,不像是开玩笑,心中不由暗暗思忖,难道他真的去灵州调查过自己?

    但一转念,郭宋便明白了,李安用不过了郭子仪这个噱头而已,要是自己姓李,说不定又变身为皇族,

    陆东主很爽快,开门见山道:“店铺都是统一的,上下两层,后面一间院子,还有一座酒窖,院子后面靠河,有一条送货的篷船,还有两辆送货的牛车,然后存酒五百石,价值一千五百贯,两年租金四千贯。

    牛车、酒船、几百个酒缸、酒桶等等物品,我算你五百贯,陈酒三百石,我算你两千贯,然后富平县一家酿酒坊,我有五成份子,我当时投了两千贯钱,现在还算你们两千贯钱,他们以市价的半价供我们酒。

    还有我和长安城四十三家酒楼签有送货协议,这是我花了五年时间才攒下来的客人,算两千贯,零卖就不管了,一共是一万两千贯,我很急着回去办白事,如果你们今天能给我银子,那就一口价,一万两银子,我就当五年积累的客户送给你们了,你们放心,我回家乡就不来了,我的客人都是认店不认人,都签有长期供货契约。”

    甘雷正要说话,郭宋却一口答应,“可以,就这么定了!”

    陆东主有点愣住了,“郭公子不看一看吗?”

    郭宋摇摇头,“东家一看就是实诚人,和实诚人打交道,我从不担心会上当。”

    陆东主也有点感动,又对郭宋道:“开酒铺就是比较辛苦,开市就要来,关市才能结束,晚上还要算账、盘点,但你放心,辛苦是值得的,你今天投下的钱,我包你三年赚回来。”

    李安在一旁笑道:“不过最基本的租契、账本还是要稍微看一看,然后就可以立过户契约,我们去市署过户,一万两银子,我马上就让人送来。”

    陆东主点点头,“这是肯定的,然后我要把富平酒坊的契约书给你们,明天一早,我还要带你们去富平酒坊,要更改东家名字,需要三方在场签字画押。”

    郭宋着实有点头大,他最怕做这些繁琐的事情,他对李温玉道:“这些事情都由你来跑吧!我只管画押签字就行了。”

    李温玉点点头,对陆东主笑道:“陆东主,这六位伙计都要留下来吧!”

    “这个你们决定,他们都愿意留下,然后你们具体商量,每月付多少工钱,账本上都有,那个领头的蒋峰我建议你们留下,他跟了我很多年,经验比较丰富。”

    陆东主跑去抱账本了,甘雷把郭宋拉到一边,低声道:“当年我就是这样被骗的,一切看起来都很美好,最后发现什么都是假的,咱们不能这么痛快给钱。”

    郭宋拍拍他胳膊,笑道:“放心吧!要经过市署过户,假不了,再说谁敢骗我,我保证连本带利追回来,若还不了,他只好以命来偿了。”

    陆东主抱来一堆账本以及契约,李温玉当仁不让地坐下翻看账簿,不时问了问进货和送货的情况,怎么结账?五百石酒能存放多久,这么热的天会不会酸掉?

    陆东主告诉她,五百石酒中有三百石陈酒可以长期放,在地窖木桶里,其余两百石酒都要供给酒楼,这两天就要送完,酒到付钱,酒行的规矩都不赊账,他们卖的牌子是大唐名酒富平春,实际上,真正的富平春一年只酿一千石,全部供给皇宫,其他只要是富平县出的酒,都叫富平春。

    酒楼送酒一个月就两次,平时都是零卖。

    李温玉问得很详细,两人足足谈了半个时辰,最后陆东主向郭宋一竖大拇指,“郭公子,你请的女掌柜厉害,虽然是刚接触这行,但都问到关键处,有她坐镇酒铺,一点不用担心。”

    郭宋呵呵一笑,“还是需要陆东主倾囊而授才行。”

    “那是肯定的,现在有些秘诀我还不能说,必须等过了户我才能告诉她,这是行规,过早说出来,我吃饭的碗就砸了。”

    双方交接很顺利,过户契约在市署立好,当红红的印章敲下去,这家酒铺就正式归郭宋了。

    陆东主和李安去取银子,郭宋笑着问李温玉,“李师姐有什么想法?”

    “我现在只有两个想法!”

    李温玉神情凝重道:“从明天开始,我要一家一家酒楼去拜访,酒铺九成的收入都靠酒楼,丢了酒楼这些大客,酒铺就完了,而且我们利润很薄,只有一成的净利,一个月能赚两百贯,就已经不错了。”

    “还有一个想法是什么?”郭宋又问道。

    “还有六个伙计太多,我要辞掉三个,一个月就能省下十五贯钱。”

    甘雷顿时急道:“那个陆东主不是说,忙起来的时候,人手还不够吗?”

    李温玉狠狠瞪了他一眼,“不是还有你吗?难道你还把自己当张东主了?你就是店里的伙计,一个人必须顶他们三个。”

    甘雷眨眨眼,一句话说不出来,郭宋哑然失笑道:“其实辞掉三个本地人也好,另外三个人可以晚上住在店里看铺子。”

    李温玉摇摇头,“郭师弟,你搞错了,我准备留下三个长安本地人,尤其那个领头的蒋峰,很自以为是,这种人会欺主,我更不能留他。”

    “那为什么要留三个本地人?”郭宋不解地问道。

    “他们可以每天回家,晚上我们就住在后院,后院有六间屋,足够我们一家三口住了,我问过了,原来的陆东主一家也是住在后院的。”

    郭宋愣住了,“那宣阳坊的宅子怎么办?”

    “你自己住呗!还能怎么办?要不,你租掉它,每月至少有二十贯租金,我都打听过了。”

    郭宋想了想,便点头答应了,“每天从宣阳坊来回跑西市,确实太辛苦了,这样吧!我每个月给你们夫妻五十贯钱月俸,从我的份子里面扣,你们再雇一个女仆,帮忙照看孩子,做做饭之类,店里一旦忙起来,你们根本没有时间照管孩子。”

    郭宋随即又将卖美玉的一千贯钱和卖白虎皮补的一千贯钱,一共两千贯钱放在店铺里作为流动资金。

    次日一早,郭宋又和陆东主去了富平县酒坊更换了东主,完成了交易的最后一步,郭宋便拍拍手,彻底当了甩手掌柜。

    傍晚时分,郭宋踱步来到了酒铺,今天是甘雷夫妇接手酒铺的第一天,两口子忙得昏天黑地,临时请了一个老嬷嬷帮他们照管孩子。

    李温玉亲自带着伙计去送酒,一家家地拜访酒楼,到了傍晚,累得骨头都要散掉了,李温玉还在桌前看账本,甘雷则在后院忙碌做饭。

    店铺里伙计只剩下三个了,他们都是本地人,现在已各自回家,这时候西市已经冷清下来,很快就要关闭市门,只剩下一扇小门,主要给住在西市内的各家店铺主人进出。

    “师姐还没吃饭吗?”郭宋走进店铺笑问道。

    “你师兄在后面做饭呢!”

    李温玉放下笔道:“今天就送了一百五十石酒,明天得把剩下的五十石酒全部送完,你师兄还要去富平县进货,和姓陆说的一样,酒钱都是当场结清,我今天拉了满满两大车铜钱回来。”

    “师姐好像对前面东家有点不满?”郭宋听出了李温玉语气中的恼火。

    “我千算万算,还是被他坑了一道,他当时把店里的存货折算给我们,我没反应过来,今天我送货时才发现,他居然是用酒楼的市场价折算,可我们送货价还要打三折,等于这五百石酒我们亏了三成,至少损失五百贯。”

    郭宋愕然,他当时好像也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

    李温玉冷笑一声道:“这就叫恶有恶报,他坑了我们一回,但最后他自己却亏了一千贯。”

    “这话怎么说?”

    “今天我给市署官员送了五十贯钱的冰饮钱,这是规矩,夏天冰饮钱,冬天炭薪钱,每个店铺都少不了,市署的官员告诉我,姓陆的还有一千贯钱的租房押金在市署,他忘记退了,店主一换,那一千贯押金就是我们的了,本来我还想还给他,可现在我不想给他了,竟然敢给老娘上眼药,当我李温玉是好惹的吗?”

    说到最后,李温玉竟忘记对面站的是郭宋,一家之主的气势便习惯性地流露出来。

    “师弟来了,正好一起吃饭!”

    甘雷端着饭菜屁颠屁颠从后门走进来,李温玉脸一红,她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说话没控制住。

    郭宋笑着坐下来,“我吃过了,你们吃吧!等会儿我给你们画一张图。”

    

    http://www.yetianlian.com/yt9403/1084207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etianlian.com。何以笙箫默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yetianl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