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笙箫默小说 > 猛卒 >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一炮而红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一炮而红

    一连几天,长安酒楼妓馆中都在流传一个消息,一种叫做眉寿的美酒深得皇宫、王府以及权贵外戚的喜爱。

    长安的潮流向来都是从上层社会开始,酒客们再也忍不住对美酒的渴望,纷纷在各大酒楼打听是否能喝到这种连天子都拍案叫绝的好酒。

    长安十大酒楼之首的太白楼率先推出了眉寿酒,消息传出,一时间,酒客从四面八方赶来,使中午生意稍微清淡的太白楼也座无虚席。

    酒客们都在争先恐后要求品尝眉寿新酒,这时,掌柜拍拍手掌对酒客们高声道:“各位新老顾客,且放下手中筷子,听我说几句话。”

    众人都放下筷子,听掌柜的解释,掌柜对众人道:“我知道大家都是为眉寿酒而来,我要告诉大家,眉寿酒有两种,一种叫做眉寿春酒,四十文一壶,就比从前的酒贵二十文,当然酒味还是略有不同,另一种就叫眉寿酒,就是皇宫和权贵府中喝的那种,很抱歉,这种酒数量很少,本店也只进到了很少的货,眉寿酒每壶十贯,主要是这种酒八蒸八酿,耗时三年才能酿出来,据说产量很少,价格当然就很贵了。”

    掌柜说完,酒楼里顿时闹成一团,纷纷破口大骂,“十贯钱一壶,怎么不去抢?”

    也难怪大家生气,大唐第一名酒剑南烧春也才两贯钱一壶,这个从未听说过的眉寿酒居然敢要十贯钱?

    骂归骂,但既然来了,大家还是忍不住内心的好奇,纷纷点四十文一壶的眉寿春酒,四十文只是小钱,上当了也不后悔。

    不多时,酒保纷纷将眉寿春酒端了出来,确实是普通浊酒,大家也不奇怪,才四十文钱,当然只能喝浊酒,难道还想喝清酒不成?

    众人举杯喝了一口,品了品,还不错,酒味比一般浊酒要浓,确实值四十文钱,这时,众人都有一个心思,那十贯钱的眉寿酒又是什么滋味?

    这时,忽然有人一拍桌子,“十贯就十贯,我田文毅还喝不起区区一壶酒,拿一壶眉寿酒来!”

    很多人都认出他,是东市银缎彩帛店的东主田文毅,是长安城有名的大商人,家赀万贯,虽然商人地位不高,但能尝一壶天子和皇亲国戚才能喝到的酒,对这些商人也是一种极大的心理满足。

    田文毅之前没有点眉寿酒,不是他喝不起,是怕万一名不符实,被人笑话当冤大头。

    现在他也顾不了这么多,就赌太白酒楼不会拿自己的名声开玩笑。

    在众目睽睽之下,一名酒保将一支青翠欲滴越瓷酒瓶放在田文毅面前,是上等青瓷,光这支酒瓶也要值一贯钱吧!

    青瓷上印着两个龙飞凤舞的大字,眉寿。

    忽然有人惊呼一声,“是御笔!”

    众人忽然明白过来了,这眉寿两个字,竟然是天子题字,大家的心思一下子被吊了起来,传闻一点都没有错,是天子喝的酒。

    田文毅大笑,“我田文毅居然也能喝上御酒!”

    酒好不好对他已经不重要了,这种喝上御酒的心理满足感远远超过了酒的满足。

    在众目睽睽之下,他给自己倒了一杯酒,酒清亮透彻,一股浓郁的酒香扑鼻而来,他顿时情不自禁赞道:“好酒!”

    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那种火辣的气息从喉咙的涌出,他陶醉良久,叹息一声道:“能喝到这样的美酒,我这辈子没白活了。”

    虽然表现有点夸张,但效果却十分显著,酒楼内热闹异常,有十几个豪门酒客已纷纷要伙计上酒。

    更多的酒客则是聚一起商量,看看能否合买一壶酒,大家都能品尝一下美酒。

    这时,掌柜高声笑道:“我忘记告诉大家了,除了这种一斤装的青瓷外,还有一种一两半装的小瓷瓶,一贯钱一瓶。”

    这就不用合买了,几乎每个酒客都掏钱要求上小瓶。

    一样精致玲珑的越瓷小青瓶,虽然才一两半,但绝大部分酒客都掏得起,短短一刻钟时间,就卖出了三百余瓶。

    眉寿酒在太白酒楼的惊艳出场轰动了长安城,次日,长安十大酒楼都推出了正宗的眉寿酒,但除了十大酒楼,别的店也只有眉寿春酒。

    这种经营手段当然是郭宋的手笔,一方面推出小瓶包装,满足更多层次酒客的需求,另一方面只限定长安十大酒楼出售正宗眉寿酒,别的酒楼若卖就是假酒,利用了十大酒楼的商誉来打击李鬼假酒。

    若酒客家里想喝也可以,去西市眉寿酒铺购买,独此一家出售,别无分店,西市眉寿酒铺前排了长达一里队伍,而且每人限购一瓶。

    就在这个依旧炎热的夏末,来源神秘的眉寿酒在长安一炮而红,成为长安当仁不让的第一网红。

    ........

    “虽然累得老娘筋疲力尽,但数钱数到手抽筋的感觉还是蛮爽的。”

    入夜,李温玉拖着沉重的双腿躺在床上,虽然半个月来每天都累得她筋疲力尽,但短短十五天便净赚九万贯钱,他们三成的份子也赚了两万七千贯,这种惊人的钱财积累让李温玉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

    她现在最焦虑的倒不是钱的问题,而是库存的三百石清酒已经卖了一半,另一半最多能坚持一个月。

    要知道清酒至少要一年的时间才能酿成,好的清酒至少要酿三年,眉寿酒之所以异常畅销,不仅仅是烈度高那么简单,还有酒窖里酿了三年的勾兑基酒。

    如果不用三年清酒勾兑,眉寿酒的品质就会打折扣,这又是李温玉无法容忍的。

    所以买到三年酿的清酒已成了她的最大的心病。

    郭宋告诉她,这个月是创立牌子最关键的时刻,绝不能断货,以后可以控制出货量,但这个月不行,必须要敞开卖,彻底让眉寿酒这个牌子深入人心,建立起口碑。

    好在昨天李温玉磨破了嘴皮子,终于以两倍的价钱将富平酒坊的份子全部买下来,不仅眉寿春酒能稳定供应,更关键是,酒坊的酒窖里有五百石三年酿清酒,解了她的燃眉之急。

    但这五百石又能坚持多久?

    她还得继续寻找货源,想到这里,李温玉一阵心烦意乱。

    “死胖子,快来给老娘捶捶腿,我要睡着了。”

    忽然,外面一声惨叫声吓得李温玉一个激灵坐起身,一把从墙上抽出长剑,要知道她也是出身紫霄系的女道士,剑法不俗。

    只听张雷在院子得意笑道:“老子在飞刀上涂了麻药,看你狗日的下次还敢来?”

    李温玉执剑冲出房间,“胖子,怎么回事?”

    张雷哼了一声道:“中午我见一人鬼鬼祟祟围着我们店铺打转,我就知道今晚会有不速之客,果然被猜中,刚才赏了他一把飞刀,估计现在在某处交代后事呢!”

    “那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李温玉怒视他道。

    “不是怕娘子担心嘛!这种小事情为夫来处理好了。”张雷拍拍胸膛道。

    “放屁!”

    李温玉一把揪住他耳朵骂道:“你知道他是来偷酒还是偷配方?后面有没有人指使?你把他放走了,不就留下隐患了吗?”

    “肯定是来偷酒,谁会想到......”

    他没说完,李温玉吓得一把捂住他的嘴,将他连推带拽地拉进屋子,关上门咬牙切齿骂道:“你这个死胖子,老娘最后警告你一次,你再口无遮拦,我就把你的舌头割了!”

    “娘子,不至于这么紧张吧!在家里说说还不行?”

    “那你还在家里耍飞刀干什么?”

    张雷无语,半晌道:“要不咱们再招几个伙计吧!或者找个人帮帮我,我一天要烧几百斤酒,还要调酒,累得真的不行。”

    “你在胡说什么?”

    李温玉困得眼睛皮都快睁不开了,嘴里嘟囔道:“这种事情除了父子可以相信,连兄弟都不行。”

    “我的意思就是说父子同心,娘子,咱们再生个儿子吧!”

    张雷眼睛冒出光来,他吹灭了灯。

    “娘子,来....我帮你捏捏腿!”

    只片刻,房间里传来一声恼怒的大喊:“死猪头,你往哪里捏?”

    ........

    http://www.yetianlian.com/yt9403/1091856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etianlian.com。何以笙箫默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yetianl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