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笙箫默小说 > 猛卒 > 第三百零六章 暗度陈仓

第三百零六章 暗度陈仓

    常衮冷笑一声道:“郭使君作为朝廷命官,你觉得和思结可汗有私人往来,合适吗?”

    郭宋坦然道:“这当然也要区分情况,首先我认识思结可汗时,还是一介平民,他欠了我很大的人情,所以不存在我利用职权和思结可汗攀交情这回事。

    其次,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出卖大唐利益的事情我不会做,我所作所为都是对大唐有利,包括我利用私人关系请求思结出兵薛延陀,也是为了保护丰州。

    去年秋收前夕爆发蝗灾,同时也是薛延陀军队入侵丰州的时机,我要率领军民抗御蝗灾,根本就没有精力组织军队抵抗薛延陀入侵,怎么办?

    请朝廷出面联系思结部吗?恐怕朝廷使者还没有到达思结部,丰州就被薛延陀骑兵席卷一空,军情急如火,我当然只能另想办法,如果朝廷一定要以此事向我问罪,我也没有办法。”

    常衮望向天子,由天子李豫拍板表决。

    李豫沉吟半晌道:“虽然有些不妥,但情有可原!”

    这就是下定论了,可以放过此事,不再追究。

    常衮为这件事已经折腾了近半年,最后天子一句轻描淡写的不予追究,就结束了,着实让常衮郁闷。

    无奈,他只得放过此事,又继续道:“第二件事,是关于朔方军在金山惨败,第一,朝廷要知道为什么丰州军队按兵不动,任由朔方军孤军前往金山,为什么朔方军惨败时,丰州军不前去救援?

    第二,思结部出兵金山,是不是郭使君之前向思结部承诺过什么?导致思结部指责朔方军违反协议,要知道朝议从未和思结有过任何有关薛延陀部的协议,请郭使君解释。”

    郭宋气极反笑,“常相国真是欲加其罪,何患无辞,连朔方军惨败的罪名都能安在我头上,好像李怀光多么无辜,全是我郭宋的责任,常相国,我知道你在千方百计替李怀光洗脱罪名,但也不能这么无耻,让我郭宋来承担责任,我击败薛延陀大军,射杀薛延陀可汗,最后无功反有罪,常相国,你是在表达这个意思吗?”

    太子李适脸一沉道:“郭使君,说话要注意场合!”

    郭宋点点头,“好吧!我来回答常相国的疑问,第一,丰州军按兵不动是因为我没有接到朔方军任何求援报告,我之前向李怀光提议两军一起去金山剿灭薛延陀部,却被李怀光一口回绝,我得到朔方军惨败的消息,还是在朔方军残军败回灵州之后,常相国让我怎么去救援李怀光?

    第二个问题,关于我向思结部承诺什么,我想问常相国,我郭宋究竟向思结部承诺了什么?常相国又凭什么一口咬定我向思结部承诺了什么?是不是常相国私下和思结可汗有某种联系,所以才知道得这么清楚,信誓旦旦说我郭宋向思结部承诺了什么?就好像我一个小小的丰州刺史能代表大唐一样,思结可汗是三岁小孩吗?”

    常衮气得浑身发抖,指着郭宋道:“你.....你胡说八道,我几时和思结有联系?”

    郭宋也豁出去了,他上前一步道:“我之前看到一份弹劾我的奏折,是监察御史陈伦弹劾我私贪黄金战利品,在朝廷传得沸沸扬扬,败坏我的名声,事实证明,这是他罔顾事实,故意诬陷我,这个陈伦是你常家门生,是你常相国的心腹,我想知道,他这样诬陷我,败坏我名声,是不是你在背后指使?

    我就想知道,这个陈伦这样诬陷我,作为右相,常相国有没有追究他的责任?这件事是不是不了了之。

    还有,丰州一千五百将士战死沙场,已经过去快半年,朝廷没有一点声音,没有一点表示,常相国是不是也想象元载一样,逼迫我郭宋再掏自己腰包来抚恤将士?”

    郭宋深深吸一口气,凌厉的目光逼视着常衮道:“就因为我郭宋在丰州秉公执法,得罪了你的表兄,你才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针对我,诬陷我,想置我于死地,对丰州千千万万将士的浴血奋战视而不见,你配得上大唐相国这样的称呼吗?”

    最后几句话,使在场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没见到这样胆大妄为的人,也没人敢当着天子的面,这样无情撕剥常衮的脸皮。

    这时,天子李豫再也忍不住了,重重哼了一声,起身向后殿走去。

    众人面面相觑,天子居然发怒了,太子李适暗暗叹口气,站起身宣布道:“今天述职到此结束!”

    众大臣纷纷起身向外走去,常衮恨得咬牙切齿对郭宋道:“小儿郭宋,你竟敢如此羞辱老夫,你真的活腻了吗?”

    郭宋冷笑一声,“这句话应该是我来说,等我辞去官职,我郭宋必取你的项上人头,你就洗干净脖子等着吧!”

    说完,郭宋不再理睬他,转身扬长而去。

    走出偏殿,一名宦官上前道:“郭使君,圣上召见!”

    郭宋转身便向后面的御书房走去。

    .........

    李豫铁青着脸站在窗前,他着实恼怒万分,述职议事最后竟然变成一场闹剧,连他都听得出常衮难以掩饰的偏见和私心,完全就是罔顾事实,强行加罪给郭宋,尤其让他生气的是,他三个月前批准的褒奖丰州抗击薛延陀的诏书,居然到现在还没有下达,肯定是被常衮扣住了。

    常衮今天着实让他失望到极点,为了给亲戚出口气,为了给李怀光洗脱罪名,就丢掉了相国的公允,将大唐利益抛之脑后,这种心胸狭窄,只顾私利的相国真不能再用了。

    这时,宦官在门外道:“陛下,郭宋来了!”

    李豫点点头,“宣他进来!”

    很快,郭宋从外面快步走进,单膝跪下道:“微臣让陛下失望了,特向陛下请罪去职。”

    “你说什么?”李豫眉头一皱。

    郭宋叹口气,“臣不想再为官了,想恢复自由之身,重归山林。”

    李豫看了他半晌,淡淡道:“你觉得朕也是在针对你,支持常相国?”

    郭宋点点头,“微臣却有此感,陛下召微臣进京,微臣的心就凉了,李怀光兵败与微臣何干?非要让我和他一起进京,这分明是要让微臣分担他的罪责,微臣宁可辞职,也绝不接受兵败之责。”

    李豫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个郭宋还真是个年轻人,居然在自己面前赌气。

    他坐回自己御位,缓缓道:“你如果一心想辞职,朕也同意,但你至少要让朕把话说清楚,不要怀着误解而去。”

    郭宋没有吭声,李豫又道:“朕招你进京其实有两个意图,第一,给你一个机会为自己辩解,朕相信,你也不愿意别人在背后议论你,索性让你进京,当面锣对面鼓把事情说清楚。”

    “微臣今天说得很清楚了,就因为微臣在丰州严惩张家冒充难民占有土地,结果得罪常相国,他才会一次又一次给微臣穿小鞋,让人罗织罪名弹劾微臣,陛下,他这么费尽心机对付一个边州小刺史,您觉得正常吗?”

    李豫点点头,“一场述职议事竟成了一面照妖镜,把某些人丑陋的另一面完全照出来,朕今天确实很失望。”

    停一下,李豫又对郭宋道:“朕把你召进京,其实还有另一个意图。”

    李豫压低声音对郭宋道:“这叫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朕需要一支秘密军队潜伏中原,在关键时刻出奇制胜,朕想来想去,这支秘密军队的首领只有你最合适。”

    郭宋愕然,“陛下,那丰州怎么办?”

    李豫淡淡道:“朕已下旨让颜相国为特使,赶赴丰州和思结部重新谈判,解决金山矛盾,重新恢复友好关系,这段时间颜相国会坐镇丰州以及三镇,等你完成任务后,朕再重新考虑你的职务。”

    郭宋半晌道:“陛下的意思是,要先革掉微臣的职务?”

    李豫点点头,“确实是这样,让所有人觉得,你是得罪常相国才被革职,这样,你才能替朕率领精锐之军秘密潜伏中原,你的委屈和功劳,朕一定会加倍补偿你。”

    郭宋有些茫然,“可是....微臣什么都没有准备好,那些跟随我的幕僚怎么办?还有我的兵器也在丰州。”

    李豫微微笑道:“这些朕都替你安排好了,此事只有太子知晓,你现在去找他,他会告诉你怎么做。”

    说完,李豫又给他一面金牌笑道:“这是上次朕赐你的金牌,你还是拿着吧!”

    郭宋接过金牌道:“革职会伤害那些跟微臣的将士和官员,陛下还是让微臣辞职吧!”

    李豫缓缓点头,“朕准了!”

    

    http://www.yetianlian.com/yt9403/1243603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etianlian.com。何以笙箫默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yetianl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