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笙箫默小说 > 猛卒 > 第二十七章 武道大会(七)

第二十七章 武道大会(七)

    “师父,他已经杀进决赛了,难道就这样放过他?徒儿的腿就这样白白被打断吗?”

    一间阴暗的房间里,张清虎瞪着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满脸激愤,他用拳头狠狠捶打着墙壁,墙上的泥沙扑簌簌落下。

    在他床前不远处,武妙真人面无表情地看着张清虎,眼前这个他曾经寄以巨大希望的徒弟算是彻底废了,张清虎这副声嘶力竭的丑态甚至让他有点厌烦,自己可是再三问他能否获胜,他信誓旦旦向自己保证,结果却让自己丢尽颜面,也影响了自己在紫霄系的地位。

    “行了,先别管别人怎么样,想想自己以后怎么办吧!”武妙真人冷冷打断了他的话。

    张清虎的眼中顿时闪过一丝恐惧,“师父,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是知道玄虎宫的规矩,不养无用之人,我给赤鸿说过了,等你养好腿伤,他会送你回家。”

    “玄虎宫不能这样赶我走!”

    张清虎一把抓住武妙真人的手哀求道:“徒儿有用的,徒儿会做饭,会劈柴,会伺候你老人家,师父,求求你,留下我吧!”

    武妙真人厌烦地挣脱他的手,后退两步,“这件事已经决定了,一个月后送你回家。”

    “师父,你可是拿过我和韦清平的银子!”

    张清虎忽然大喊道:“你若放弃我,我就把这件事告诉鹿宫主!”

    武妙真人一下子僵住了,他眼中迅速闪过一丝杀机,冷冷哼了一声,快步离去了。

    “师父,我错了,求求您老人家别赶我下山!”房间里传来张清虎痛哭流涕的哀求声。

    武妙真人回到自己房间,他着实有些心烦意乱,他没想到张清虎居然敢用收钱的事情威胁自己,这件事违反了紫霄天宫的禁律,虽然就只有几十两银子,可如果被鹿黎老杂毛抓住把柄,他一定会用这个借口把自己赶回紫霄天宫。

    “张清虎,是你自己找死,那就别怪我不讲情义了!”武妙真人狠狠一拳砸在桌子上,心中杀机已定。

    ..........

    三天武道会的初赛和复赛结束后,将休整一天,然后在云霄天宫举行最后的决战。

    清晨,郭宋背负着八十斤重的砂袋在悬崖上快速攀爬,他这几天才从负重六十斤砂袋升级到八十斤,虽然只多了二十斤,但压力却大了不止一倍,令他有点吃力了。

    但郭宋并不打算减重,这是一个慢慢适应的过程,他只要熬过三天,八十斤砂袋对他来说就是一碟开胃小菜了。

    郭宋一把攀住崖顶,轻轻一跃而上,却见三师兄甘雷盘腿坐在不远处,笑嘻嘻地望着自己,小鹰则站着甘雷身后的一棵大树上,目光锐利地盯着他的后背。

    “师兄,有什么好事,笑得这么开心?”郭宋笑问道。

    “还真有好事!”

    甘雷起身拍拍屁股,走上前在郭宋耳边低声道:“刚刚听到消息,你的仇人张清虎死了。”

    “我不奇怪,他得罪的人太多了。”郭宋又将四只砂袋扔下了悬崖。

    “不是被别人杀的,而是自杀的,好像用匕首在床上刺穿了自己的胸膛。”

    郭宋脚步停了一下,他歪着头想了想道:“他这个人喜欢欺凌弱者,但他自己却最怕死,不可能自杀,应该是有人干掉了他,伪装成自杀样子。”

    “问题不在这里,而是整个紫霄系都恨你入骨,认为你是害死了张清虎。”

    “随便他们,我不在意!”

    郭宋一纵身便跳下了悬崖,“靠,我还没有说完呢!”甘雷趴在悬崖边大喊:“你猜我怎么知道的?”

    “小心雷灵子找你拼命!”山崖下的云雾中传郭宋的回应声,小鹰也跟着疾冲下去,很快便从云雾中破空而出,展翅在天空中尽情翱翔。

    甘雷对小鹰这个干儿子已经完全忽视了,他的整个心思都在自己的人生大事上,他忽然得意地笑了起来,“胖爷我的终身大事已定,不怕他了。”

    他忽然眉头一皱,自言自语,‘是有点奇怪,这个雷灵子居然没有告状,这两天好像也不见踪影,他在做什么?’

    甘雷心中忽然有一种危机感,雷灵子是个心狠手辣之人,怎么可能拱手把温玉让给自己,他一定是在刻苦练剑,准备杀进前三,公开娶走温玉。

    想到这,甘雷的心情顿时变坏了,不行!一定要想个什么办法?

    …………

    进入紫霄天宫武道会决赛的八十名道士,只有四人来自野道,其他七十六人全部是紫霄系的高手,比起八年前的十五名野道杀进决赛,今年野道们堪称惨败。

    其实也是情理之中,笃信道教的李隆基夺位成功后,紫霄天宫从朝廷获得的资源大大增加,反过来吸引更多优秀人才前来崆峒山,甚至不少优秀的豪门子弟也来紫霄天宫出家为道,为家族祈福,使得紫霄系这些年人才辈出。

    相反,朝廷的资源和优秀人才从来和野道无缘,野道观们首先要为生存而奋斗,练武倒是其次了。

    此长彼消,今年武道会出现紫霄系强势压倒野道,也就很正常了。

    进入决赛的四名野道除了郭宋和师兄甘雷外,还有静乐宫的张明春和斗牛宫的杨玄清。

    而郭宋是四人中的唯一少年道士,不过进入决赛后就不分成年和少年,八十人抽签决定对手,各种行为基本上比较公平了。

    毕竟决赛在某种程度上更多是紫霄系内部的较量,关系到各种切身利益,只有公平比赛才能压住来自各方的不满。

    天不亮,木真人便带着甘雷和郭宋来到紫霄天宫大门前,这里已经挤满了数百名野道,见木真人师徒到来,道士纷纷让开一条路,一脸羡慕望着师徒三人。

    这次一向默默无闻的清虚观大放异彩,居然有两个徒弟杀进了决赛,着实令人刮目相看。

    加上同在香山的静乐宫也有一名弟子杀进决赛,很多规模稍大的野道观都在考虑,是不是该在香山寻找一块风水宝地,盖一座支院。

    木真人笑呵呵向众道友抱拳行礼,便带着两个徒弟直接进了紫霄天宫。

    郭宋见小鹰依旧停在天殿飞檐上,心中暗暗好笑,小鹰已经是紫霄天宫的常客了,自己却是第一次进紫霄天宫。

    不过紫霄天宫的壮观让他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这哪里是出家人修行的道观,分明就是一座金碧辉煌的皇宫。

    就连铺地的砖都是御窑专门烧制的上等金砖,拼着麒麟、虎豹、凤凰、牡丹等精美花纹,四周种满各种名贵的花木,就连天天在山野里觅食的郭宋也叫不出它们的名字。

    至于各种殿阁房舍都用金粉涂梁,要么大气恢弘,要么精美绝伦,和清虚观的几间破屋烂房相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就连之前让郭宋叹为观止的玄虎宫,在紫霄天宫面前也会黯然失色,差得太远了。

    “师弟,这里感觉如何?”甘雷低声笑问道。

    郭宋摇摇头,“我怀疑皇帝是不是打算在这里出家修道?”

    “哪能呢!皇帝整天吃香喝辣,娘子一大堆,怎么舍得出家?不过据说紫霄天宫有道士去过皇宫,回来说皇宫比这里壮观百倍。”

    郭宋忽然想到师父不就从小在皇宫里长大的吗?他连忙问道:“师父,皇宫真比这里壮观百倍?”

    木真望着前面的天殿,摇摇头道:“这里当然比皇宫差得远,不过那座天殿真和麟德殿一模一样。”

    说到这,他微微叹了口气,“太奢侈了,一座道宫都这样挥霍无度,大唐岂能不由盛转衰?”

    这时,一名年轻道士跑来行一礼道:“请问三位是不是清虚观的道长?”

    “我们正是!”

    “白云真人让小道来请三位去抽签,就在老君殿!”

    木真人点点头,“我知道了,你在前面带路吧!”

    一行人绕过了天殿,前往天殿后面的老君殿,抽签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

    http://www.yetianlian.com/yt9403/514639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etianlian.com。何以笙箫默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yetianlian.com